電影人生:【情關何處去(一)真愛伴我行 Malèna 】

我們都有過一種愛,它的名字叫做暗戀

當你(妳)陷入暗戀,你的反應與初戀或熱戀的人沒什麼兩樣;想著他現在做什麼?會在哪裡出現?想著有什麼機會可以幫他?想著若在附近碰到他,要穿得整整齊齊不失態;當擦肩而過,或在夢裡相遇,你(妳)的心變成自燃體,逕自灼燒了起來。

由於還沒交往,你(妳)對自己的要求比情侶身份還高,以便時機成熟時已做足準備。你整理好情緒,讀他看的書,欣賞他可能喜歡的電影和音樂。他是個完美的理想,神聖不可侵犯的典型。於是,我們願意把自己變得很小,小心翼翼地呵護這份情感,讓自己變得更好更有實力,誓言保護他的一切。

此刻,若有人要你面對現實,你只覺得是那是輕浮的說教,不值一提的枝節;因為,沒有比昇華的愛更能拯救自己,提升自己,迎接未來。

 

1941年,墨索里尼當政,燥熱的西西里島騷動不已,鎮民的腦袋塞著政治標語而發燙,但他們的心,則隨著瑪蓮娜(Malèna,莫尼卡・貝魯奇飾)的出現,亦步亦趨的震動。這時,剛有人生第一部腳踏車的十三歲男孩雷納多,無意間撞見女神後,便死心塌地的尾隨相伴。

夏天的風吹過樹梢,敲打瑪蓮娜家的窗。當她走出家門,也滾動西西里的大氣氣漩。眾人緊盯他的豐胸偉臀,在無盡的意淫中,頂著緊身洋裝的吊帶襪扣也看得一清二楚。小鎮的男人無不對她目瞪口呆,失了魂;女人則嫉妒不已,冷言旁觀,心中升起不詳的預兆。對暗地騎車跟蹤的雷納多來說,瑪蓮納根本是主宰自己的神;她不只出現在現實生活的窺探之中,也出現在映入眼簾的電影女主角、學校的女老師、餐廳的女店員等等,她們都立即化身為瑪蓮娜,隨時召喚著他。

 

戰爭開打後,傳出瑪蓮娜丈夫死於北非的消息。雷納多在教堂對著神父雕像許願:「我會照顧妳,請你等我長大。」同時祈求神保佑瑪蓮娜。然而,成為寡婦後,圍繞著瑪蓮娜的閒言閒語多了起來;有人為她打架,爭風吃醋。她被男人的太太依妨礙家庭罪告上法院。瑪蓮納請求律師幫忙,贏得訴訟,但律師卻以她付不出昂貴的律師費為由,強迫發生關係償債。鎮裡傳得更沸沸揚揚,男人吹牛隨時可以得到她,女人則蔑視咒罵不已。瑪蓮納不敢出門。看著這一切,雷納多遏制不住內心的憤怒,到處幫她報復;丟石頭砸向那些口出惡言的人家,對男人咖啡杯中吐口水,在女人包包撒尿。

雷納多回到教堂告白,重申他保護瑪蓮娜的決心。禱告完後,他出手打斷神父雕像的手,斥責他沒有遵守約定,讓瑪蓮娜受到傷害。他趴在海邊的石頭上,寫下:「一位有識之士曾說,單戀是唯一的真愛。我懂了!妳已許久沒出門,然而我對你的真愛更加堅定。」

後來,失去丈夫、又失去父親的瑪蓮娜毫無經濟支援,忍不住飢餓,出門乞食。她鬻身換得溫飽,周旋於軍官仕紳之間。看到這一幕,雷納多驚駭地不敢置信,全身癱瘓。媽媽哭天搶地,帶他去給神父收驚;爸爸一看就知道,說他根本在「轉大人」時期,但一時卡住。在同盟國聯軍轟炸西西里的夜晚,爸爸幫雷納多打領帶,套上西裝,拎著去妓院。他想像對方是瑪蓮娜,在交歡之後,回魂了過來。

當戰爭結束,西西里島婦女想起瑪蓮娜的媚色惑眾,害他們家庭生活大受影響,現在是報復洩恨的時候。她們成群結隊,把她揪出來痛毆踹打,撕裂衣服,剪去頭髮;艾蓮娜嚎啕大哭,衣不蔽體。但鎮上男人,包括雷納多在內,不敢出身阻止,眼睜睜看著瑪蓮娜負傷離去,遠走他鄉。

某天,有位失去右手臂的男人出現在小鎮,原來瑪蓮娜的丈夫尼諾史寇第沒死。他發現自己的家變成難民收容所,妻子也不見蹤影。鎮上人裝不認識他。他執意追問妻子下落時,旁人冷嘲熱諷地要他去妓院找,因而發生衝突。雷納多心裡糾結不已,悔恨交加。當初沒幫上瑪蓮娜,現在也無力阻止別人羞辱她的丈夫。半夜,他寫了一封信扔給睡在地上的尼諾史寇第。信上寫著:

「很抱歉沒有勇氣面對您。我知道勇氣的真諦,卻依然怯懦。
只有我知道尊夫人的心意。這裡的人,只會說她壞話,但請相信我,您的妻子忠貞不渝,她只愛您一個人,這是真的。
這裡確實發生很多事,但您也『死了』很久,我看到她坐火車去墨西拿(Messina),祝您好運!通常這樣的信署名『一個朋友』,但我的名字叫雷納多。」

之後,丈夫去墨西拿找瑪蓮娜,然後出現不可思議的結果⋯⋯

來看瑪蓮娜教人傾倒癡迷的片段: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