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人生:【雋永的禁忌之愛(三)斷背山 Brokeback Moutain】

在《麥迪遜之橋》,當兒女了解母親與羅伯動人的婚外情始末,體會她為顧全家庭所做的犧牲後,決定貫徹她的遺願,將骨灰撒在羅斯曼橋,讓他與愛人長眠。在《英倫情人》,燒傷病人艾馬殊留下札記作為愛的見證,雖是不倫之戀,但他的贖罪遭遇也帶給他人活下去的勇氣,並見證戰爭的不仁,留下永恆的詩篇。

《斷背山》的艾尼斯與傑克呢?與生俱來的性傾向,讓他們的戀情註定無法獲得祝福,連一絲的同情也沒有;他們不但過著全面否定的人生,連死後也受到除憶懲罰。何以如此?容我重述 【雋永的禁忌之愛(一)】的開頭段落:

「 我對於社會上維護道統的聲嘶力竭、對特定信仰價值的要求、抑或對於她人角色的期待,一向抱持保留的態度。為什麼?個人的有限生命總要面對無常嚴苛的挑戰,又得苦於應付無孔不入的群體價值觀。若要成為「善良的人」(或「正常的人」)所付出的代價恐怕是不為人知的巨大犧牲。最後,為了滿足他人方便的期待或掙脫不了的僵固法令,只有過著失去自我的人生。」


雪季過後,兩個年輕男子來到懷俄明州的牧場。艾尼斯(Ennis,希斯・萊傑飾)父母早逝,一生窮困,沒念什麼書,由兄姊撫養長大;他的個性內斂,沈默寡言。傑克(Jack,傑克・葛倫霍飾)家境小康,來這裡打工是因為不想和壞脾氣的父親一起工作;他外向活潑,一心想當競技牛仔。

他們的任務是帶羊群到山上放牧。某夜,兩人情不自禁地發生關係。清晨醒來,面面相覷,手足無措。

艾尼斯:那只是單一事件。
傑克:跟別人沒關係,是我們之間的事。
艾尼斯:你知道我不是怪怪的人。(自我否定)

傑克:我也不是。

之後兩人在風光明媚山上度過愜意的時光。

時序入秋,放牧結束,兩人只能分手。他們沒多說什麼,因為艾尼斯必須返鄉履行婚約。艾尼斯不動聲色地目送傑克開車離去後,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撕裂掙扎,躲到一旁撞牆自虐,嘔吐啜泣。

四年後,他們再度重逢,欣喜若狂。兩人相偕去山裡,與世隔絕地消磨數日,但終須一別。傑克對於艾尼斯不願面對彼此戀情,怯於追求幸福的態度感到不滿,艾尼斯也生氣反擊。

艾尼斯:你在德州有太太和小孩,我在瑞弗爾頓(Riverton)有家庭生活。
傑克:那又怎樣?你和艾爾瑪(Alma,艾尼斯妻子),那叫生活?
艾尼斯:你給我閉嘴!不要扯上艾爾瑪,這不是她的錯。這件事的底線,就是在這裡⋯⋯我們又在一起⋯⋯根本是錯誤的地點⋯⋯錯誤的時間⋯⋯我們已經死了!

艾尼斯勸傑克別做白日夢,以為可以藏得很好,其實永遠都在他人懷疑眼光下苟活。他接著說起家鄉一件駭人聽聞的慘案。

艾尼斯:我告訴你,當時有兩個老傢伙——艾爾與李奇——搭著手一起回家⋯⋯即使他們一副硬漢模樣,仍是鎮上訕笑的對象。有一天,艾爾被人發現死在田溝裡,被卸輪胎的鐵橇打死,嘴上還給塞著自己的玩意兒。
傑克:(不敢置信)你見著了?
艾尼斯:當時才九歲,我們兩兄弟被爸爸帶到現場領受殘酷的教訓。我知道那是他幹的。

艾尼斯的妻子發現丈夫的秘密,申請離婚獲准,然後再婚。艾尼斯落得一人孤單活著。雖然有女人對他產生好感,但他不能再接受這種感情。每隔一陣子,傑克北上來看他,覺得心疼不已。二十年過去,傑克再次提議兩人到山上生活,守著彼此。艾尼斯受不了傑克的天真。

艾尼斯:我只再說一次!他媽的傑克,我可不是蠢蛋,要是別人知道了,你會被殺掉,我不是開玩笑的。
傑克:好,那我也只說這一次。
艾尼斯:說吧!
傑克:我們可以有自己的人生,在彼此的天地,過著人的生活。但你不要!艾尼斯,我們現在只剩斷背山,那變成我們僅有的回憶。但那不該是生命的全部啊!二十年來,我們相處的次數,屈指可數,也成為我活下去的依靠,那有多爛,你知道嗎⋯⋯我只求知道如何離開你!
兩人在絕望的爭吵中分手。過沒多久,傳來傑克的死訊。艾尼斯打電話給傑克的妻子,想知道死因。對方說傑克在為輪胎打氣時,不慎爆炸,被飛出來的輪圈打死。但艾尼斯當下就知道怎麼回事;因為傑克執意要離婚,跟男人到山上生活,而被人打死的。

艾尼斯到傑克父母家拜訪,傑克父親提到兒子希望把骨灰灑在你們的斷背山。但他接著不屑地吐了口水到自己的杯子,說絕不可能,傑克得葬在家族墓園,哪裡都去不了。佇立在旁的傑克母親,噙著淚水,建議艾尼斯去傑克房間看看。然後,艾尼斯發現令人心碎的遺物⋯⋯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