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美學【美好年代的巴黎(二)賽馬場:竇加版】

十九世紀中期起,巴黎進行大規模的改造,城堡式的石材牆面豪宅如雨後春筍地矗立,壯觀的公共建築比鄰落成,戲院、展覽廳、商品街和遊樂場所,也隨之興起。市區的租金隨著簇新落成的城堡式建築不斷上漲,中下階層的工人、傭人、洗衣婦則因無力負擔而痛苦掙扎。艾德加・竇加(Edgar Degas, 1834-1917)對於轉型的巴黎生活有貼近的觀察。

竇加的觀察有一種隱身窺探的視角,《賽馬檢閱》就具體而微地展現其繪畫特色。以此文為起點,這個春天,我們將浸淫在竇加的藝術饗宴。

賽馬檢閱(法:Le défilé / 英:The Parade or Race Horses in front of Tribunes)
竇加(Edgar Degas)油畫
1866-1868, 46 cm x 61 cm
奧賽美術館(Musée d’Orsay, Paris)

無視於觀眾穿梭交錯的熙熙攘攘,也無意著墨賽事的緊張氣息,竇加在這高調的社交活動中,選擇一個靜默旁觀的角度,從騎士和馬匹的背後,描繪賽事開始前出場亮相的姿態。在《賽馬檢閱》中,竇加彷彿化身為隱形攝影師,在騎士行禮如儀出列致意時,捕捉到一匹失控的馬脫繮飛奔的瞬間畫面。

竇加融合日本浮世繪版畫的風格,平塗紅土、黃土為基調的大地色彩於觀眾亭台、行人區、騎士的衣著和天空,產生一種復古的韻味。他粗略勾勒人物的身形衣著,卻仔細描繪馬匹的軀體線條和肢體動作;誰是主角,不言可喻。對比遠方煙囪斜吹的煙,畫家在地上拉出牠們長長的身影,駿馬忐忑不安的形象深深烙印在我們的腦中。

馬奈年輕時進入庫圖赫畫室習畫,就表明要畫現代風貌的事物,《隆尚賽馬》傳遞他一貫瀟灑明快的風格,盡情展現巴黎「現代化」的風情,散發擁抱時尚的歡悅感受。

相對的,竇加以沈穩洗練的古典技法,致力記錄巴黎生活的「現代性」。竇加要表現的非僅於現代化的世俗樣貌,而是掌握現代事物的「存在感」;不帶價值判斷與喜好的描繪,不抒發從眾的主題感受,記錄不受人注目的真實存在,以委婉的方式呈現內心深層的感動。因此,我們可以說,竇加比馬奈更專注於描繪對象的主體存在,因此,他畫筆下的巴黎,帶給觀者近距離的接觸,產生更為纖細深刻的體驗。

馬奈和竇加的畫風殊異,也反映兩人性格的南轅北轍。

馬奈風流倜儻、不拘小節,喜好站在浪頭上引領風騷。年輕印象派畫家雖視他為馬首是瞻的指標人物,但馬奈從不參與他們舉辦的畫展。他固然對抗傳統,但總巧妙地在前輩大師的基礎上,創造新的繪畫語言。

而竇加則謹慎自持,自視甚高,言語和字裡行間顯露譏諷。透過馬奈,他認識了印象派畫家,雖然他們的繪畫理念不盡相同,但竇加一直以參展方式,表達支持。他致力鑽研前輩大師的繪畫技巧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臨摹,直到自己掌握了對象事物的線條後,再以自己的觀察與構思,畫出屬於個人的詮釋和特色。

下週,我們來探討形成竇加繪畫風格的兩個重要人物。


《繁星巨浪》已經出版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