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美學【美好年代的巴黎(一)賽馬場:馬奈版】

未來幾週,我將介紹自十九世紀中期起,帝國首都巴黎五光十色的面貌。且讓我們先從左拉的一篇文章揭開序幕。

「此時,草坪上逐漸擠滿人潮。馬車絡繹不絕,像條永無止境的洶湧川流,流過瀑布門進入會場,那是幾輛從義大利商業大道[1]開出的寶琳號公共馬車,車上載著五十多名乘客,直駛到看台的右邊;之後緊隨著單馬雙輪馬車、敞篷四輪馬車和豪華的雙敞篷四輪馬車,其中甚至夾雜著幾輛由老馬拉著,左右搖晃的破舊出租馬車;此外還有單人手操作的四馬馬車,風馳電掣地駕著車前的四匹馬;也有車主高坐頂上板凳,僕人留在車內照顧香檳酒籃的郵車;此外還有車輪奇大無比,閃著鋼鐵光芒的二輪輕便馬車;一些雙套輕便二輪馬車,輕巧有如鐘錶的零件,在叮噹聲中魚貫前進。偶爾,也可見單槍匹馬的騎士經過,或一群慌亂跑過車陣的行人。草坪上,剎那間,從遠方布洛涅森林小徑上傳來的轟隆車輪聲降為低沈的窸窣聲;現在只聽見人群聚集的嘈雜聲、叫喊聲、呼喚聲和揮鞭的聲音。之後,幾陣強風吹過,太陽出現在雲端,射下一道金色光芒,照亮馬具和上過漆的車身,點亮仕女們的服飾;在這層閃亮飛揚的塵土中,馬車夫高居在車上,整個人和手上的粗馬鞭一樣的閃亮耀眼。」[2]

左拉在他的小說《娜娜》,生動描述一場人車沓雜、熙攘赴會、爭奇鬥艷的場景。他們並非趕赴歌劇院或宮廷舞會,也不是爭相參觀國慶的遊行表演,更不是參加年度藝術博覽會(前幾天香港所舉辦的巴塞爾藝術展,就有幾分國際盛會的氣息);而是來到法國最負盛名的隆尚馬場(Hippodrome de Longchamp),一個帝國都市代表性的時尚活動。

隆尚馬場位於布洛涅森林(Bois de Boulogne)西側,塞納河右岸。整個布洛涅森林,在第二帝國時期納入大巴黎區,是羅浮宮、杜樂麗宮[3](Palais des Tuileries)西邊,沿著香榭麗舍大道(Avenue Des Champs-Élysées)、凱旋門、福煦大街(Avenue Foch)等貴族富豪區延伸出去的廣大綠地。1853年喬治・歐仁・奧斯曼奉命展開巴黎重建工程;1857年,隆尚馬場落成,巴黎人得以就近接觸發源於英國的賽馬運動。啓用的那一年,路易・拿破崙偕家人搭乘遊艇,順著塞納河航行而下,抵達隆尚,參觀比賽。自此,賽馬成為上流社會蔚為時尚的盛事。至今,隆尚馬場仍是法國賽馬競技等級最高的殿堂。

身為現代畫家第一人的馬奈,當然不會在賽馬場裡缺席。

隆尚賽馬(法:Les Courses à Longchamp / 英:The Race at Longchamp)
馬奈(Édouard Manet)油畫
1866, 44 cm x 84 cm
芝加哥藝術學院(Art Institute of Chicago)

在馬奈的名畫《隆尚賽馬》,眼見湛藍天空就要被烏雲完全籠罩。刹那間,六名賽馬騎士如閃電般急馳衝進觀者的眼前,塵土隨之揚起,挑起我們的腎上腺素,不禁張大了瞳孔,亟欲抓住飛閃即逝的縱躍奔騰。馬奈以快速揮灑的高超技巧,將賽馬現場的緊張氣氛,透過極具張力的繪畫視角,傳遞到觀者的眼前。馬奈擅長拋出具有衝突性、戲劇性和顛覆性的主題,透過快意的筆觸和對比鮮明的色彩,創造明亮、現代、激情的懾人作品。

馬奈年輕時進入庫圖赫畫室習畫,就表明要畫現代風貌的事物,〈隆尚賽馬〉傳遞他一貫瀟灑明快的風格,盡情展現巴黎「現代化」的風情,散發擁抱時尚的歡悅感受。

馬奈的摯友竇加,畫過更多以賽馬為主題的作品。下週起,我們將進入竇加的繪畫世界。


《繁星巨浪》已經出版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
[1] 義大利大道(Boulevard des Italiens)是巴黎四條主要的橫貫道路之一,經過奧斯曼的拓寬延長,左端連結巴黎歌劇院廣場,右端銜接以自己為名的奧斯曼大道(Boulevard Haussmann),是高級菁英和富豪的聚集的上城地區。

[2] 王玲琇(譯)(2002)《娜娜》(頁372-373)。小知堂。(Émile Zola, 1880, Nana)

[3] 杜樂麗宮與羅浮宮相接,曾為法國皇宮,在1871年巴黎公社事件中遭到燒毀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