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星巨浪:【作者給問嗎——能否憑直覺欣賞作品精髓?(上)】

論品味之必要

「若不了解藝術家的時空背景與創作理念,能否憑直覺理解欣賞作品的精髓?」在寒流來襲的週末午后,大愛電視台的錄影講座結束,有位長者殷切的提問。這個問題恰和之前【作者給問嗎——藝術家是否必須具備豐厚人文素養?】」形成有趣的對照。(請見繁星巨浪:【作者給問嗎? 藝術家的人文素養】

這問題乍看不難回答,但它常以不同的面貌出現;譬如:「用心看就覺得美」、「與你心靈契合就是好作品」、「美很主觀,自己的感覺最重要」等等。尤其,部分普普藝術、觀念藝術家宣稱只需直觀就可以欣賞藝術,更讓不少人覺得困惑。因此,對這個問題的釐清仍具意義。

通俗(商業)藝術
如果,這個藝術(或文學、戲劇)指的是通俗創作——無論是小說、普普藝術、觀念藝術、流行歌曲或一般電影,通常講究大眾的評價,市場對其娛樂價值也有客觀回應,我們便無須置喙;欣賞這些作品不大需要累績知識架構,只需從個人經驗反芻,或瀏覽相關資料就能感同身受或無感排斥。有時,就算我們不懂它的內涵,也能夠融入;像周杰倫的《愛在西元前》,他唱得極快,像五線譜上眼花撩亂的三十二分音符,你可能聽不懂他高超演唱技法下的歌詞,卻也覺得很過癮。

然而,我也碰過很糗的情景。有天晚上,在一家燭光西餐廳用餐。原本播放的輕爵士背景音樂突然換成西洋歌曲 I Have Never Been to Me (我從未找到自我)。這是很多人喜歡的曲子,歌曲旋律與歌手嗓音非常羅曼蒂克。音樂走到副歌時,餐廳正中央桌的男生突然起身對女伴獻上求婚戒指。這一幕令我驚訝不已,就像本屆奧斯卡典禮幕後中控台人員目睹華倫比提和費唐娜薇宣布《樂來越愛你》為最佳電影時,忍不住要尖叫起來;我寧可相信這對男女朋友都只愛旋律而不知歌詞內容,因此種下可能發生慘劇的謬誤。(歌曲請點下方Youtube,說不定你也很愛這首歌?)

I Have Never Been to Me敘述一位雲遊四海、歷經繁華燦爛的女人,只顧自己享樂,後悔沒能從一而終,終於落得枯竭孤單的下場;她告誡不滿現狀的女友要重視家庭價值,一昧追求個人自由是虛假的私心,登遊艇喝香檳只是眼過雲煙,平凡過日就是幸福。好!如果這是結婚典禮上,主婚人或神父、牧師對新人的告誡也就罷了;但男友挑這首為求婚曲,豈不表明未來要女方謹守婦德、相夫教子?好個婚姻就是人生的終點!我若是那位女伴,當下會好好和他說再見,謝謝這位大男人讓我從中古世紀男尊女卑的惡夢清醒過來。(你還有別的表達方式嗎?)

如果對通俗作品的一知半解尚會產生南轅北轍的誤解,對經典作品霧裡看花的情事就更屢見不鮮。

純藝術作品

阿爾及爾女人(法:Les Femmes d’Alger / 英:The Women of Algiers)
畢卡索(Pablo Picasso)油畫
1955, 114 cm x 146 cm
私人收藏

就藝術作品來說,雖然有不少古典藝術的題材為真實世界的再現、反思與昇華,觀者不難產生共鳴,但有更多取材自希臘羅馬神話、宗教教義和歷史時空背景,讀者仍需吸收相關知識,以便有更好的掌握。若要對作品有完整的理解,則必須對技巧面的線條、形體、量體、構圖、空間、用色等美學概論有基礎的認識。否則要進入十九世紀後期藝術(如後印象派)和二十世紀藝術(野獸派、立體派、風格派⋯⋯)就會倍感吃力或無緣相識。

美的議題
除了理解,藝術還有「美」的課題。美的感覺當然是主觀,因為「美」的感覺通常與協調、均衡、永恆有關,甚至是理想境界的追求,這些都與我們的生活經驗對應,也是個人生命歷程的累積。但偉大藝術家在意的不是「美」,而在於預見這些約定俗成的美已走到盡頭,難以衍生新的生命因此,他們必須另起爐灶,創造新的藝術形式,探索我們還沒發現的美⋯⋯(下週待續)

I Have Never Been To Me (附中文翻譯歌詞版本)


《繁星巨浪》已經出版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
2 Comment

  1. Maggie says: 回覆

    這首耳熟能詳的旋律,從未注意歌詞的內容,今天終於了解,還好老師不是女人,不然你這麼細心很難把你娶回家欸!

    1. richardchang says: 回覆

      啊!可惜我還是寧為喜歡女人的男生!哈哈!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