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人生:【震撼人心的古典音樂電影(一)阿瑪迪斯 Amadeus】

很少有電影能帶我回到當年。

依然記得那一年的奧斯卡,當頒獎典禮進行到原創配樂獎,頒獎人宣布莫里斯・賈爾(Maurice Jarre《印度之行》掄元。他走上舞台,羞澀地接過獎後,以濃濃的法國腔致詞:「我真慶幸莫札特不能參加今年的提名!」他雖是開玩笑,卻點出該屆奧斯卡典禮中《阿瑪迪斯》所向披靡的氣勢。它共計提名十一項,最後獲得八個獎項。《阿瑪迪斯》不能參加「原創配樂」的提名,因為這部電影的音樂都來自莫札特!

我也記得在新聲戲院看《阿瑪迪斯》的那一天。當電影換上片尾黑底字幕,心中充滿對莫札特的不捨,腦海迴盪著宛若神蹟的絢麗樂音。走出戲院後,我步上天橋,走到對面中華商場的佳佳唱片行。這是我再熟悉也不過的地方。在西洋歌曲狂飆的年代,我常專程搭公車,來店裡索取剛出爐的美國流行歌曲告示榜(Billboard Hot 100 Singles);回到宿舍,也會跟著凱西・凱森(Casey Kasem),聆聽美國前四十大流行單曲的介紹。但是,這回走到店裡,是為了買《阿瑪迪斯》原聲帶,我人生的第一張古典音樂唱片,也是美國告示榜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古典音樂電影原聲帶。


如果你看是的導演剪輯版,長度超過三小時,但完全值得。這部電影,除極少數室內場景以外,《阿瑪迪斯》的取景幾乎全部都在原始建物和街道拍攝;劇中的歌劇舞台、布幕背景以及歌劇演員服裝則完全依據當初首演的原稿圖案,一幕幕還原在電影銀幕;尤有甚者,在原始現場的拍攝完全排除專業輔助燈光。也就是說,觀眾在電影中鎖欣賞的《後宮誘逃》、《費加洛婚禮》、《唐喬望尼》和《魔笛》等歌劇,都帶你回到十八世紀的首演現場,也比我看過的任何現代演出版本的歌劇更真摯、更精彩。

更值得一提的是,雖然這是一部參雜真實歷史與虛構劇情的電影,但音樂是百分之百的莫札特,也因此,每當音樂響起——你總會忍不住驚嘆和憐惜,一個只活了三十五年的年輕人,怎麼能創作出如此晶瑩剔透的音符、氣勢恢弘的樂章和陰沈憂傷的安魂曲?


故事一開始,維也納最顯赫的御用樂師薩里耶瑞聽聞莫札特的才華已久,因此刻意潛入一場宮廷音樂會。他撞見一對男女嬉笑追逐,舉止輕浮,言詞猥褻。詎料,當樂團開始暖場演奏,這位毫不正經的年輕人衝進會場,開始指揮起來。薩里耶瑞不禁自忖:

「上帝怎麼選擇這麼愚蠢的孩子作為在世間的代理人?上帝是怎麼搞的?他居然屏棄了祂最虔敬的僕人薩里耶瑞,把天賦加諸在這不敬而莽撞的青年?」

後來,他聽過幾次莫札特的音樂,心中升起無比的嫉妒,化為至深的敵意。他要阻撓莫札特在維也納的發展,打斷他為皇室演奏和教學的機會。因此,莫札特夫婦的生計陷入困境。莫札特的太太偷偷帶者先生的樂譜來找薩里耶瑞,請他幫忙轉給宮廷。薩里耶瑞一面讀譜,一面不由自主地念念有詞:

「太令人驚訝了!實在叫人無法相信!這是原稿?樂譜上怎麼沒有一個錯音,也完全沒有任何修改?一點也沒有!他只是把腦海裡的音樂寫在紙上!而這音樂根本就不曾在這世上出現過啊?這每一頁的音符是直接從腦子謄寫而成的呀!若去掉一個音符就會斷音,若錯寫一小節,整個結構就會崩毀。原來,我的耳朵沒聽錯,這根本是上帝之音,讓我這井底之蛙目睹世間的絕美!」

然而,這讓他更憤怒,怨憎上帝的不公平。他粗魯地要求莫札特太太晚上過來陪睡,才會答應她的請求,她當場拒絕。不過,她為貧賤夫妻百事哀的現實擊垮,晚上跑來見薩里耶瑞。但他改變主意,不能這麼輕鬆放過莫札特,他叱責她的不貞,趕她出門。回到房間,她忿恨難消,感到上帝在嘲笑他,於是薩里耶瑞把他日夜禱告的耶穌像和十字架丟到火爐裡燒,向上帝宣戰,誓言毀滅莫札特。

但他又不停地去欣賞莫札特的歌劇,一次次地為之折服⋯⋯

來看一段電影的精彩片段: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