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美學:【馬奈的繆思女神(二)史上最知名的裸體模特兒:莫涵】

在馬奈畢生作品中,名氣最高的莫過於《草地上的午餐》《奧林匹亞》。這兩幅畫的裸體女人,都來自同一位模特兒——維多莉安・莫涵(Victorine Meurent)

早先,莫涵跟著擔任銅匠的父親在各個藝術家的畫室和工作坊跑來跑去。父親覺得畫家的環境要比雕塑家的乾淨優雅許多,便讓她在馬奈老師庫圖赫的畫室待了下來,一面擔任模特兒,一面跟著學習畫畫。也許是一頭紅髮的魅力,抑或源自她來自社會底層、不扭捏作態的直率個性,莫涵受邀到馬奈的畫室擔任模特兒。

馬奈以莫涵為本的畫共有八幅。當時,《草地上的午餐》和《奧林匹亞》觸怒許多人(尤其是後者)的原因之一是她那雙帶有冷意挑釁的眼神。關於這一點,莫涵曾有相關的記述:「也就在那一天,他(馬奈)對我的表情下了評語。他說:『我無法明白地指出是什麼,維多莉安,不過有某些東西存在於妳看東西的方式,妳的臉!妳從不看著這個世界,好像妳想向它要些什麼。』[1]這代表莫涵的眼神和表情,對馬奈有股不可言說的魅力,他也試圖在畫裡表現出來。

除了擔任模特兒,莫涵曾在咖啡廳演奏小提琴或吉他。她曾想以教授音樂為業,但始終難有固定收入。後來,她回到畫室習畫。1876年,她的自畫像入圍了沙龍,但同時馬奈的兩幅畫卻落選。莫涵一生共入圍六次沙龍,《聖枝主日[2]是莫涵唯一留存下來的作品。

聖枝主日(法:Le Jour des Rameaux / 英:Palm Sunday by )
莫涵(Victorine Meurent)油畫
1880
法國 白鴿市立藝術歷史博物館(Musée Municipal d’Art et d’Histoire de Colombes)

馬奈逝世三個月後,莫涵寫信給遺孀蘇珊,希望夫人能夠幫她度過經濟難關:「妳知道,我多次為他的畫擔任模特兒,最出名的是他的傑作《奧林匹亞》。馬奈先生對我很感興趣,他老是說如果他賣了畫,他會保留一點獎賞給我。我那時是那麼年輕、那麼無憂無慮⋯⋯我拒絕了,很感激的謝過,還告訴他說如果我無法再擺姿勢,我會記得他的承諾。」[3] 但是她沒有收到蘇珊的回應。

實際上,蘇珊也不甚寬裕。1888年底,印象派畫家莫內(Claude Monet, 1840-1926)聽聞蘇珊為了家計,打算把《奧林匹亞》賣給一個美國人。莫內認為此畫是法國現代藝術轉型過程中最偉大的作品,因此大聲疾呼,希望這幅畫能留在法國。再者,他年輕的時候,曾受馬奈的資助,也視之為前衛畫家的標竿,這是他可以為逝去的偶像做些回報的時候。經過一年多的四處奔走,莫內終於募集到等同美國買主出價的金額,向蘇珊買下這幅畫,捐給羅浮宮。

1903年,五十九歲的莫涵成為法國藝術家協會的會員,得到些許資助。 三年以後,她和同性友人搬遷到巴黎郊區的白鴿市(Colombes),直到八十三歲歲離開人世。後來,她的伴侶也去世,房子轉移給新的屋主。他依稀記得進到屋內的景象:「房子裡面的東西燒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把小提琴,一個書架,和沒有什麼價值的書。」[4]


《繁星巨浪》已經出版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
[1] 陳品秀(譯)(1997)。《化名奧林匹亞》(頁73)。臉譜。(Eunice Lipton. 1993. Alias Olympia: A Womans Search for Manets Notorious Model and Her Own Desire)

[2] 聖枝主日(Palm Sunday),又稱棕枝主日,是紀念基督死前一周,進入耶路撒冷時,路人手持棕櫚樹枝,夾道歡迎的日子。

[3] 陳品秀(譯)(1997)。《化名奧林匹亞》(頁46)。臉譜。(Eunice Lipton. 1993. Alias Olympia: A Womans Search for Manets Notorious Model and Her Own Desire)

[4] 陳品秀(譯)(1997)。《化名奧林匹亞》(頁148)。臉譜。(Eunice Lipton. 1993. Alias Olympia: A Womans Search for Manets Notorious Model and Her Own Desire)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