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人生:【經典復古風(二)《紳士密令》 The Man From U.N.C.L.E.】

有天晚上,在家附近遇見出版社總編,他微笑著對我說:

「Richard,你的臉書專頁很特別,非常挑讀者誒!」
「啊?什麼?」我不確定他的意思。
「你探討的主題是藝術,文學、歷史,連分享旅行都講文明史,而且你的篇幅又長又嚴謹,不是很容易讀誒~這很違反臉書的推廣原則。」他緩緩的說。

此時,我臉上應已出現浮現青筋,不過天色很暗,可能不太明顯。
「所以,你希望我改變?怎麼改!」我試圖冷靜,但喉頭乾澀,以致聲音有點變調。
「不不不!完全不用改!」他可能怕我變成綠巨人浩克受刺激而失控。接者說:

「我的意思是,臉書的使用習慣不就滑−滑−滑−嗎?大多數人都這樣。先不說主題了,你不但不發廢文討讚,你的貼文還得要點進網站才能通篇閱讀。所以我說你很挑讀者啊!我很好奇台灣怎麼會有這麼一群讀者?他們到底是哪種人?」
「我⋯⋯」


容我借用總編的形容詞,《紳士密令》就是一部挑觀眾的電影。導演是瑪丹娜前夫,英國鬼才導演蓋瑞奇(Guy Ritchie)。這部電影和上週聊的的《愛情趴趴走》一樣,票房慘遭滑鐵盧,這也註定這篇文章難以引起廣大的共鳴。

它票房失利不是因為劇情隱晦艱澀、故事嚴肅沈重或拍攝手法抽象;相反的,它沒有深明大義的主題,也不訴諸反思存在的本質;它的運鏡剪接雖然迅捷,但不至於弄不懂劇情。

我為什麼說它挑觀眾呢?首先,《紳士密令》雖是一部諜報片,但它不像007電影圍繞在單一主角的重重挑戰,在每個場景段落營造重點與線索,你不需花太多大腦,順著故事線就能跟著劇情走下去。而《紳士密令》則有三位主角,故事線多元交錯,你得聚精會神,盯著大銀幕關注劇情發展。因此,看電影不喜歡用大腦的人會覺得有點頭暈目眩。

接著,當你認真看時,卻覺得導演玩心很重。他不像艾倫・索金(Aaron Sorkin,《白宮風雲》編劇兼導演)的玩心機,英片充滿機智交鋒的對話,鏡頭跟著頻繁的人物進出而快速移動,你得一面專心聽劇中人物一連串珠砲似的對話,一邊吸收咀嚼其意涵,享受知識衝擊的快感。

《紳士密令》的畫面也很快,但導演玩的是瀟灑俐落的動作、華麗的音樂和美學至上的快速剪接,把一幕幕目不暇給的復古時尚——無論是時裝配件、傢俱裝潢、動作設計、環境氛圍或背景音樂等元素——羅列交織在觀眾眼前。你可能還來不及看清楚時,鏡頭又逕自往下移動。這肯定不是典型文青的菜,就像《愛情趴趴走》一樣,是給喜歡美、愛美,對於時尚美學極為敏感的人看的;反之,對流行文化冷感的人,恐怕會抓不到重點。

還有,劇裡不缺英挺高拔的男幹員和魅力四射的女特務,連反派角色都很有個性。但蓋瑞奇不作興經典對白,也不營造感人肺腑的情節。劇中人物皆自視甚高,誰也不服誰,對話充滿英式幽默——冷峻嘲諷,反骨自若,因此劇中到處可見劇烈反差的冷冽幽默。說到這裡,我不禁自忖:會喜歡這種電影的人,是否也多少和電影風格有若合符節之處?直白一點的形容就是——「悶騷!」

這篇文章快寫完時,才發現紐約時報已將此片列為2015年十大最佳影片。

故事發生在1960年代,東西冷戰的柏林。原為神偷的中情局探員蘇洛(Napoleon Solo)在柏林執行任務,要吸收住在東柏林的年輕女子蓋比・泰勒(Gaby Taylor)為情報員。而蘇聯特務柯里亞金(Illya Guryakin)則出手干預,一路緊追。詎料,當三人碰在一起時,才知道他們的上級指揮官(Waverly,休葛蘭飾)要他們通力合作,去羅馬破獲一個國際恐怖組織⋯⋯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