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給問嗎?【能否教一些餐桌上可以把妹用的藝術知識?】

一場演講結束後,我收到簡訊,朋友轉達一則提問:能否教一些餐桌上可以炫耀把妹的藝術知識?

看罷,我回想那段刻意吸收知識以吹噓炫耀的時光,是十八、二十時,明明懂得有限卻自以為天下知識皆可為所我用的猖狂年紀吧!當時我念經濟系,正逢台灣經濟起飛。然而,課堂所學的理論模型很抽象,很少人不感到苦惱,於是我強記各種總體經濟數據,設法讀通天下雜誌、經濟日報和其他專業報刊的內容,以便隨時在餐桌上若無其事地丟出語驚四座的評論,或口沫橫飛地旁徵博引。有用嗎?現在想想,當時大家覺得見鬼了吧!

回到把妹的問題。說真的,我沒把握幫得上忙,除了我女兒(二十一歲)以外,我身邊的女性朋友和讀者多是輕熟女或資深美女啊!我若不熟悉「妹」的目標族群,怎麼奢談用什麼知識來炫耀呢?

話說回來,除了工作相關的專業知識以外,台灣女性對於人生、生活和藝文的學習動機遠高於男性,這是從我過去數百場演講的第一手見證。因此,吸收藝術知識雖不能保證把妹,但對於落後女性知識水準的男生而言,肯定對社交有益。

既然我們已走進西洋藝術,那麼,邀請她去吃法國或義大利料理吧(總不能去火鍋店或海產攤聊藝術啊?)。喝了氣泡水,準備拿起叉子用餐時,可以這麼打開話匣:「全世界喝的氣泡水要不是義大利聖沛黎洛(Saint Pellegrino),就是法國沛綠雅(Perrier)。」

「對呀!」

「說起來,十六世紀以前,法國的文明是落後義大利的。連叉子的使用,都是來自佛羅倫斯,梅迪奇家族的瑪麗遠嫁法國當皇后帶過去才開始的。從此,法國料理才開始講就精緻起來。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呃⋯⋯法國人對此說法很不服氣,但法國文化的興盛,確實是從義大利深厚底蘊學習而來的。十六世紀,法國開始強大,而義大利半島卻陷入列強爭奪的戰爭,連達文西都接受國王邀請而移居法國,從此開展法國的文藝復興。《蒙娜麗莎》就是達文西自己帶過去的啊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。」

經過這開場白,我不確定對方是否開始仰慕你,還是覺得你在掉書袋?無論如何,還是繼續聊吧!

「妳用過香奈兒口紅?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(很少女生沒用過,沒有也沒關係!)

「我亂猜的,我很喜歡香奈兒的服飾設計風格。」

「你怎麼對女生的東西那麼有興趣?」

「(作無辜狀)倒不是啦!我看過一部電影《香奈兒的秘密》,片中有許多香奈兒的經典設計,也有令人嘆為觀止室內裝潢,全是以黑白交織而成。很難想像吧?她是二十世紀運用黑色最成功的時尚設計師。」

「不曉得她怎麼會想到運用黑色的?」

「可能和馬奈有關!」

「真的假的?」

「我也不確定(謙虛一點好)。在十九世紀中期以前,西洋繪畫很少出現黑色,因為黑是光消失的顏色;在大自然中,除了地底的煤和石油,只出現在火燒後的物體表面。但馬奈是第一個把黑畫的有層次,充滿律動與魅力的畫家。」

「是這樣喔!」

太理論的東西別講太久,要適時拉回到時事。

「當然也有人對黑色做出反動。川普老婆在總統就職大典穿的水藍色套裝就很好看。」

「我也覺得。有人說她讓人聯想到賈桂琳・甘迺迪。」

「對!賈桂琳的設計師歐雷格・卡西尼(Oleg Casini)很厲害。美國總統就職典禮是在戶外舉行。當時,卡西尼找了氣象局做天氣預測,得知就職日會有超級寒流。他推測大部分女性觀眾會穿深色禦寒衣物,貂皮大衣之類的,很老派貴氣。卡西尼為了讓新年輕貌美的賈桂琳卓然出眾,就以軍禮服的概念設計一套水藍色套裝,服裝特色是大器寬領,超大鈕扣,短上衣,七分袖,加上白色長手套的俐落剪裁。當她出現在就職大典時,全球為之側目,從此賈桂琳・甘迺迪成偉史上最時尚高雅的第一夫人。」

也許你引起她的興趣了。或著,她想再戳你一下,看你是不是真的有料。

「你怎麼知道那麼多?」
「沒有啦!只是好奇,就多找了一下資料。」
「你騙人!明明知道很多~告訴我,時裝真的跟藝術有關嗎?」
「呃⋯⋯我的觀察是,因為藝術家通常走在時代的最前端,當代人還無法理解或接受。但服裝設計師則是比其他人早一步領受藝術家的別具匠心,常常只要運用一部份,就能產生極受歡迎的創意。雖然我對時裝不很瞭解,但知道聖羅蘭(YSL)和保羅・史密斯(Paul Smith)就從馬諦斯色彩繽紛的裝飾風格得到很大的啟發。」
⋯⋯
也許,一頓飯的時間,用個一招半式是夠的;也或許,她對於你的口若懸河感到反胃也不一定。不然,就要像有反社會人格(Psychopath)特徵的康柏拜區( Benedict Cumberbatch,新世紀福爾摩斯男主角)一樣好學——發揮你的敏銳觀察力,徹底掃描她的髮型、髮色、服裝、彩繪指甲、鞋子、手機飾套、包包和掛在包外的吊飾,一定可以找到觸類旁通的藝術話題…如果怕自己接觸不夠多相關知識,何不妨參考一下這本《繁星巨浪》呢?


《繁星巨浪》已經出版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