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人生:【崇高的陰影 The Shadow of the Esteemed(三) 軍官與魔鬼 A Few Good Men】

為什麼負有崇高任務的機構會犯下令人驚悚的罪行?原因是否在於以神聖不可侵犯的使命為名,築起無可挑戰的高牆,也阻擋了外面的光。久而久之,封閉圍牆內滋生扭曲變形的次文化,再也難以接受社會的有機變化,於是產生迥異於外界的價值和運作機制,終究發生無法逆轉的悲劇。

《軍官與魔鬼》是著名編劇艾倫・索金(Aaron Sorkin)的第一部電影劇本。在我眼裡,艾倫・索金所編導的《白宮風雲》(The West Wing)是史上最具有智識與理想的電視影集。即便是紅極一時的《紙牌屋》(The House of Cards)都無法相提並論,主要就是艾倫・索金精彩絕倫的劇本對白。雖然《軍官與魔鬼》是他出道的第一個電影劇本,卻已是法庭劇的經典之一。

《軍官與魔鬼》的故事靈感來自艾倫・索金姊姊所負責的一樁官司,是關於一名軍人涉及嚴重霸凌,幾乎導致士兵死亡的案件,她受命為霸凌者擔任辯護律師。由此推知,那就是黛咪摩爾在劇中角色的原型。而《軍官與魔鬼》中的案情所在地——也是真實案件的發生地——是美軍關塔那摩海軍基地(Quantanamo Bay Navy Base)。

雖說軍中霸凌是行之有年的惡習,但經歷痛徹心扉的「洪仲丘事件」,見證封閉迴路的軍事法庭走入歷史,讓陽光照耀軍中人權, 很是令人欣慰。然而,真實世界的美軍關塔那摩海軍基地卻仍惡名在外。

也許你有所不知的是,關塔那摩灣(Quantanamo Bay)位於古巴東南部。十九世紀末,當美國與西班牙的戰爭結束後,美國以「保護古巴」為由,佔領了關塔那摩灣。縱使古巴革命後,卡斯楚建立社會主義國家,美國仍持續強占。箇中原因,除了在戰略上掐住古巴咽喉,顯示其為中美洲的終極統治者外,因該地非美國領土,不受美國憲法與聯邦法律保障,美軍得以無限期羈押「敵軍」與「恐怖份子」,並遂行虐囚逼供的行徑。歐巴馬擔任總統後,曾草擬法案關閉關塔那摩灣拘押中心,但遭到國會反對而未通過。讀到這裡,你是否感慨:怎麼真實世界會發生遠比電影情節更加無情殘暴的劣行呢?


在法庭上,律師丹尼爾・凱飛中尉(Daniel Kaffee,湯姆・克魯斯飾)傳喚關塔那摩灣基地上校納森・傑瑟普(Nathan R. Jessep,傑克 ‧ 尼克遜飾 )作證。凱飛想讓上校承認,受害者聖地牙哥就是他下令凌虐致死的,而不是下屬自作主張的霸凌。以下是《軍官與魔鬼》最精彩的一段辯證。

凱飛: 你剛才說你命令排長轉知下屬,不得碰聖地牙哥(受虐士兵)。

上校:沒錯。

凱飛: 排長明白你的指示嗎?

上校:再清楚也不過!

凱飛: 有沒有可能他離開你的辦公室,說這老傢伙弄錯了吧?

上校:不可能!

凱飛: 當排長命令排兵不准碰聖地牙哥,他們有沒有可能忽視不理?

上校:你沒當過步兵吧?

凱飛: 沒有!長官。

上校:你根本沒上過前線吧?

凱飛: 沒有!長官。

上校: ( 疾言厲色狀 ) 你曾把自己的生命交給別人,並要別人把生命交給你嗎?

凱飛: 沒有!長官。

上校:孩子,我們遵守命令,要不然有人會喪命。道理非常簡單!你懂嗎?

凱飛:非常清楚!上校,我有個問題。如果你下令不准碰聖地牙哥,而大家一定會聽命,那聖地牙哥怎麼會有危險?怎麼會有必要把他調走?

上校: 聖地牙哥是個表現不佳的海軍陸戰隊員,他會被調走⋯⋯

凱飛:你不是這麼說的,你說他會被調走是因為他有重大危險!

上校:正確!

⋯⋯

凱飛: 那麼,為什麼有兩個命令?上校!

上校:有時候,人們會自作主張⋯⋯

凱飛:不!你剛剛的意思很清楚,下屬不會自做主張。他們遵守命令,否則有人喪命。如果是這樣,聖地牙哥不會有危險,不是嗎?上校!

上校:你這自以為是的雜種!

上校辯護律師:( 緊急插嘴 ) 庭上,我請求暫停。

凱飛: 法官,我希望這個問題能得到回覆。

法官: 法庭需要這項回覆。

凱飛: 如果排長下令他們不准碰聖地牙哥,那他怎麼有必要調走?中校!是排長下令執行紅色戒條吧?因為是你要他做的!

上校辯護律師: 反對!

凱飛:(極為激動地) 當事情走樣,你斷尾求生。你叫副官簽署一張偽造的轉調單,而且改了日誌。

上校辯護律師:  媽的!凱飛!

凱飛:(對著傑瑟普)  你脅迫偽造文書!

法官: (制止凱飛)你涉嫌藐視法庭!

凱飛: (大聲質問)你是否下了紅色誡條?

法官: (對著上校)你不需要回答!

上校:我會回答。你要答案嗎?

凱飛:  我想我有權知道!

上校:你要答案?

凱飛: 我要真相!

上校:你無法承受真相!(You can’t handle the truth)孩子,我們生活在牆為起來的世界,是男人和槍桿保衛而來的。那些人是誰?是你嗎?是你嗎?你無法想像我扛的責任。你為聖地牙哥掉淚,詛咒海軍陸戰隊。你命太好,好到不曉得我所知道的事。聖地牙哥的死是個悲劇,但可能救了其他生命。我的存在——在你眼理或許怪異和無法理解——就是拯救生命。你根本就不是要真相,你只是要羞辱我。榮譽、戒律、忠誠是我們常用的詞,是我們用生命來捍衛的基石。我不想浪費時間來解釋,我就是提供給你起床睡覺所蓋的棉被,讓你享受自由的人,而你卻用我提供的自由來質問我!你該謝謝我,然後離開!否則我建議你拿起武器去站崗。我才他媽的不管你有權得到什麼答案。

凱飛: 你下令執行紅色誡條嗎?

上校:我做的是⋯⋯

凱飛: (高聲)你下了紅色戒條?

上校:(激動回應)你他媽的是我幹的!

 

下面我們就來欣賞這一段精彩的片段: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