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美學:【馬奈現代畫的解密:日本浮世繪】

兼論:在西方,何以浮世繪遠比中國畫有影響力?

從小在普羅旺斯一起長大的左拉和塞尚,在1863年來到「落選者沙龍」。當他們看見《草地上的午餐》時,深深感到震撼。左拉覺得馬奈的主題前衛大膽,擺明與傳統學院文化正面對抗,必定是個開創新時代的天才。

後來透過塞尚介紹,左拉認識了年長八歲的馬奈。當時,左拉擔任一家出版社的廣告主任,認識不少藝文圈人士,但他還未在文壇掙得一席之地。他亟想為招致污名的馬奈發出正義之聲,也曾投書為馬奈辯護,無奈未引起太多迴響。兩三年之後,左拉發表的小說受到文壇矚目[1],從此搞約不斷,成為甚受歡迎的專欄作家。基於一股使命感,他繼續聲援馬奈和其他新興畫家,逐漸產生了影響力。馬奈為了表達感激之情,珍惜兩人在藝文界並肩作戰的友誼,因而為他創作《左拉的肖像》

左拉的肖像(Portrait d’Émile Zola)
馬奈(Édouard Manet)油畫
1868, 146 cm × 114 cm
巴黎 奧賽美術館(Musée d’Orsay, Paris)

雖說是為左拉而作的肖像畫,畫裡卻充滿馬奈的影子,有助我們掌握他之所以成為現代畫家的線索。

左拉手上翻開的是一本有關藝術的書,代表他對於藝術的熱忱;案桌上,丹寧藍封面的冊子,是左拉為馬奈作品辯護的文集;牆上的相撲手版畫,是日本畫家歌川国明(1835-1888)的作品。在當時,日本的浮世繪、陶瓷器[2]、家具、服裝風格開始在歐洲流行起來,尤其在法國引為風潮。馬奈捨去透視法,採用大面積平塗的方式畫《奧林匹亞》,極可能就是受了浮世繪形式的啓發。事實上,日本藝術風格對整個歐洲現代藝術影響極深,馬奈只是個起點,它的影響力還延伸到印象派後印象派以及法國新藝術(Art Nouveau)的發展。

大鳴門灘右衛門
歌川国明 版畫
1860, 37.5 cm x 25.6 cm

有人問我,十九世紀中期以後,何以日本風能在歐洲(尤其是法國)產生如此澎湃的風潮?為何毫不遜於日本的中國藝術未能展現等同的影響力?這個命題所牽涉的範圍很廣,其原因恐怕包含文化差異的程度,東西文化接觸的時機以及歐洲藝術尋求發展的突破點等等。以中國畫來說,它和西畫有根本性的差異,譬如:中國畫不強調臨摹,重意境,偏好留白,水墨重於色彩,筆觸受書法影響而注重筆線與筆力的表現等等。而西畫則著重寫實,作畫鋪上全滿色彩,強調明暗對比和純粹繪畫元素。兩者之間的差異,已非單純的美術派別或繪畫理論所能逐一梳理剖析的,依其涇渭分明的程度,很難融合嫁接為新的藝術形式,也不容易產生協調的繪畫表現。

長久以來,日本繪畫受到中國畫和佛教繪畫的影響。彼此的形式風格固有差異,但就形而上的文人畫傳統,毋寧是相當接近的。然而,自17世紀起,日本在德川家康的江戶[3]幕府統治後,進入近兩百年的鎖國時代,這段期間,異於上流社會文人畫傳統的浮世繪,逐漸在民間流行開來。

「浮世」,帶有漂泊於塵世的意思,隱含活在當下,盡享天地之間美好歡愉的生活態度。上焉者,欣賞日月山川、花香鳥語的靈性之美;於乎其中,追逐陽剛之美如相撲競技、寄情藝能如歌舞伎、享受歡娛如藝妓的服務體驗;下焉者,則任由身體慾望支配的性事情趣。這些浮世經驗或想望,構成了風俗畫取材的主題。浮世繪多為木板版畫,容易在民間複製流傳,因而確立內容通俗化的趨勢。

到了1853年,美國艦隊司令馬修・培理(Mathew Perry) 強行進入東京灣入口港浦賀[4],要求開國開港後,日本的鎖國時代正式終結[5]

1862年,日本國首度派出使節團到歐洲拜訪考察,引起歐洲媒體對這神祕國家的注目,轟動一時。法國著名的攝影師納達爾(Nadar, 1820-1910)還全程跟拍。1867年,日本首次在巴黎舉行的萬國博覽會(Exposition Universelle de 1867)開館展覽,讓歐洲藝術家首次接觸這新奇國度的藝術形式。《左拉的肖像》左側的屏風[6],就是日本式的,由此可見其受歡迎的程度。

對於想從新古典藝術架構走出來的畫家而言,浮世繪的概念和形式,提供了新的參考座標,他們發現了擺脫歷史畫厚重系統的可能,不落入與攝影進行逐物寫實的競爭。浮世繪的內容來自日常生活,畫面的構成,概以韻律感的線條形成事物的輪廓,然後在線條圍起的區塊平塗上色,表現出鮮明、大塊色彩的趣味。 這麼一來,繪畫脫離了「形體寫實」的基礎,賦予形形色色的生活事物一種別具風情的格調。

我相信,馬奈掌握了應用日本浮世繪於歐洲繪畫的鑰匙:《奧林匹亞》的二元平面、炭筆線條所塑造的身型、接近平塗的色彩表現等等,都是應用浮世繪元素的具體表現。

下週,我們繼續聊《左拉的肖像》還有什麼未解的秘密。

《繁星巨浪》已經出版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
[1] 自傳式小說《克洛德的懺悔》(La Confession de Claude),是左拉的成名作,於1865年11月出版。

[2] 日本陶器自17世紀末,就曾輸出到歐洲,以佐賀縣的有田町最為有名,俗稱「有田燒」。

[3] 江戶即東京都中心的舊稱。

[4] 浦賀位在東京南邊50公里處。

[5] 由於培里率領的四艘蒸汽船都漆成黑色,眼見大船入港,江戶城居民為騷動驚駭,稱此事件為「黑船來航」。

[6] 屏風原作為江戶時代知名裝飾畫家尾行光琳(1658-1716)所繪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