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美學:【衝破學院美術大門的裸像名畫:奧林匹亞(下)】

在十九世紀的巴黎,「奧林匹亞」(Olympia)是風月場所女子愛用的藝名。馬奈為此畫取名的用意已昭然若揭。

當《奧林匹亞》入圍1865年的巴黎沙龍,引起軒然大波。許多男士瞞著伴侶來看畫,現場更有抗議馬奈的衛道人士,宣稱他汙蔑裸畫藝術。為了防範他們情緒過於激動,避免作品遭到雨傘或拐杖戳破,官方得出動許多警衛維護秩序。

在古典繪畫的領域,女性裸體必得遵循和諧秩序的信仰。在提香的《田園音樂會》中,她的身型彷彿像個酪梨或陶壺,徜洋在大自然原野之上;在喬吉奧尼的《沈睡的維納斯》,更看到她的身體呼應起伏的地形、飄過的雲,合奏出優雅的樂章。她豐腴的腹部,彷彿揭示自然的世界是依她的形體所孕育出來的模樣(上述兩幅畫,請見藝術美學:【衝破學院美術大門的裸像名畫  奧林匹亞(上)】);即令是充滿異國風情的「土耳其宮女」,藝術家依然「昇華」她們的形象,讓觀者懷著憧憬,以窺探究竟的態度來欣賞。「昇華」是避免墮入低俗、區別藝術和色情的必要手段。在古典藝術的信條中,裸體的呈現有其嚴格的規範,對象必須避免流露情緒或個性化的表情,讓裸像聚焦於身體線條和造型的表現,以期達到永恆美的追求。

奧林匹亞 (Olympia)
1863, 130.5 cm × 191 cm
巴黎 奧賽美術館 (Musée d’Orsay, Paris)

去除裸體的神格化

然而,《奧林匹亞》卻處處向傳統價值挑戰。首先,畫中的女子有張極具個性的臉,頭上又插了一朵誘人注目的花飾,明顯是對完美裸像規範的嘲諷;她的脖子上繫著黑色蝴蝶結,一隻腳套著裸露腳跟的高跟鞋,擺明是風月場所女子的標籤;她的手雖然和威尼斯大師的維納斯一樣地遮住私處,但姿態上不是自然的垂放,而是呈現堅決的自主性;她的身體發育似乎未臻至成熟狀態,不能說不美,但絕非完美比例,以致觀者理應發出對女神完美裸體的喟嘆,在此卻變成對真實女體的檢視與性的遐想。女僕捧來的花束,是仰慕者或是恩客求歡的表示吧?馬奈將《奧林匹亞》去神格化的註腳,是將《烏爾比諾的維納斯》腳邊象徵忠誠的狗,換成了豎起尾巴的黑貓。在法文,貓有女性陰部的別意[1]。總之,馬奈把維納斯轉換為交際花、妓女。 妓女肖像畫的登堂入室,必然導致歇斯底里的攻訐。

馬奈將女性身體「去神格化」,將維納斯還原成凡間的女性。在創意的構思上,這個做法和卡拉瓦喬以《田園音樂會》為本,畫出《樂師》一畫,把裸體女神換成了鍾愛的男孩和他自己,有異曲同工之妙。在精神上,這和卡拉瓦喬以妓女為模特兒,畫出有血有肉的聖母,形成耐人尋味的對比,反映他們叛逆、寫實和重返人性的創作思想。

馬奈的「寫實」 並不是繪畫對象的如實再現,而是在工業革命的浪潮中,城市的面貌快速蛻變,緊守傳統宗教與哲學的架構作為現代思想和價值的指導原則,已顯得左支右絀。藝術家必須貼近現代社會文明,從當下的議題取材,反思現代化所產生的諸多矛盾與挑戰,從而浸泡揉合出與時俱進的存在風貌,讓「現代主義」所代表的個人真實情感得以展現,讓議題的思辨交還給社會大眾。

二元平面的藝術表現

從繪畫的表現來說,自文藝復興以來,古典繪畫藉由透視法在平面畫布上創造出三度空間的視覺效果,模擬出身歷其境的視覺空間。因此,人物的肌理構造和氣韻神情也須力求「擬真」,以期喚出栩栩如生的角色性格,與透視法的立體空間呼應。然而,《奧林匹亞》的身體線條,看得見炭筆的痕跡;《烏爾比諾的維納斯》帘幕後的景深表現(身後的廳堂和依視覺距離比例縮小的女僕人物)在這裡不復出現。馬奈用褐色紋飾隔板和墨綠色布帘將所有的人與靜物全部推到前景,呈現平面拼貼的效果。

他這麼做的目的很可能和照相技術的發展有關。我們確知馬奈對於這新鮮而昂貴的工藝甚感興趣。他可能也意識到,自文藝復興以來,繪畫講究如實地呈現鉅細靡遺的質感、細節以及透視法所呈現的立體空間感,恐怕會被攝影藝術取代。因此,他欲另闢蹊徑,他要找回平面繪畫藝術的演繹特色。我認為,這就是馬奈衝撞出來的繪畫「現代主義」。關於這一特色,《奧林匹亞》要比《草地上的午餐》明確得許多;《奧林匹亞》的出現,讓馬奈站上古典與現代藝術的分水嶺。

這回,馬奈衝破了學院美術的大門。

《繁星巨浪》已經出版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
【繁星巨浪 藝術美學堂-1/14 台北安可場】

時間:2017年1月14日(星期六)14:30 – 16:30
地點:青田七六
報名費:$350 (含咖啡、茶、甜點)
人數:20人,額滿為止。
報名請往→https://goo.gl/J5hmTo


[1] 法文的貓是chatte,正如同英文的pussy,是女性陰部的俗俚稱呼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