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美學:【現代繪畫的催生者——墮落的文學天才 波特萊爾 (上)】

從這篇文章起,我們即將進入「現代藝術」的時代。

「現代藝術」是指十九世紀中期,在巴黎興起一股反抗官方學院藝術的獨立創作運動。這股前仆後繼、進行約一世紀的現代藝術運動,不僅改變繪畫與雕刻的創作流向,甚至也影響建築、文學、戲劇等領域的發展。因此,我可以這麼說,瞭解現代藝術是通往各種藝術欣賞不可或缺的基礎 ,這是我著手寫《繁星巨浪》,選擇現代藝術作為打開藝術之窗的緣由。

而為這股運動吹響號角的先鋒——馬奈,之所以能突破傳統,創作現代繪畫,有來自卡拉瓦喬、委拉斯奎茲等人的啟示,日本浮世繪的異質美學,也有來自文學家的強大影響——波特萊爾。我認為,馬奈對於「現代」的認識與啟蒙,不僅來自波特萊爾,更有不少創作取材自他的作品。

介紹波特萊爾,不僅因為他的作品開啟法國現代文學的方向,他的提攜提昇華馬奈的創作內涵,他的詩作對台灣現代詩人(如紀弦、瘂弦、鄭愁予等)產生重大的啓蒙;更因為其特異的存在,昭示「墮落」的人也能展現瑰麗詭異的價值,展現無與倫比的光芒。

波特萊爾(Charles Baudelaire, 1821-1867)天資聰穎,學生時代就出類拔萃,文章流露頹廢逸樂的傾向,是老師眼中的浪蕩子。他經常出入風月場所,飲酒嗑藥,毫無節制。二十一歲時,繼父安排他登船赴印度加爾各答,希望讓他遠離繁華之地。但當船航行到印度洋,行經模里西斯時,波特萊爾在當地跳船。14個月後,他折返巴黎。

回國之後,他依據遺囑到了有權動用生父遺產的年紀,便開始豪邁揮霍,恣意享樂,一躍成為高級社交圈的貴公子。但他的生活方式,絕非如土豪或暴發戶般的粗俗。他所欣賞的典型是形式英國紈絝子弟布魯梅爾(Beau Brummel),此人不只制訂新的西服樣式和現代服裝儀容的標準,也提倡重視個人清潔,注重言語修辭和社交禮儀,因而被公認為時髦男子(dandy)的先驅,讓許多貴族和中產階級趨之若鶩,競相效尤。英國詩人拜倫也是這波風潮的時尚代表。

當這波風潮傳入法國,生性愛美而且畢生都追求美的波特萊爾,很快就站在浪頭上,為時髦男子的定義注入新的元素。波特萊爾把法國人心中對於波希米亞人[1]的浪漫想法,具體化為一種信仰:崇尚隨性雲遊,四處為家;不自我局限於家庭和工作的束縛,讓感性和熱情引導,釋放個人潛在特質;藉由對現代事物千差萬別的辨識能力,追求和體驗美的魅力;在既無神又無永生、短暫而有限的生命歷程裡,活出真實的存在。

波特萊爾認為:美包羅在萬事萬物之中,不限於文學、藝術、音樂的知性砥礪與追求,也在伴侶、情愛和性的關係之中,甚至存在於「墮落」的體驗過程。什麼樣的墮落呢?我們下週聊。

來聽這首由珍.柏金[2](Jane Birkin) 和塞日・甘斯伯(Serge Gainsbourg)所合唱的 Je t’aime… moi non plus(我愛你⋯⋯我並不愛你),沈浸在極盡頹廢的時光之中。

本為摘自《繁星巨浪》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【繁星巨浪 藝術美學堂】高雄登場

12/17 2:30 <高雄 河川藝文空間>報名請往→https://goo.gl/QvpXRQ

欲瞭解詳情,請點:http://bit.ly/2gKT7Ra

(*原訂台中12/10場次,因故改期,敬請見諒。)

%e5%8f%b0%e4%b8%ad%e9%ab%98%e9%9b%84


[1] 也就是羅姆人,一般俗稱吉普賽人。

[2] 愛馬仕(Hermes)著名的柏金包就得名於珍・柏金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