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星巨浪:【作者給問嗎?裸體男像:大衛(二)米開朗基羅】

藝術史上有三個最令人讚嘆的「大衛」主題作品。令人驚訝的是,它們全出自同性戀傾向的藝術家之手。雖說出乎意料,但也極其合理,因為只有他們才會如此欣賞並正視男性身體的魅力[1]

第一個石破天驚的「大衛」由唐納太羅所作,是個洋溢女性特質的軀幹,體態近乎是搖曳生姿的花系列少男。半個多世紀後,歷史上最負盛名的大衛像出現了,創作者是米開朗基羅。時年26歲的米開朗基羅,捨去惡敵象徵的哥利亞,獨尊青春的胴體,向古希臘的古典美感看齊,塑造一個充滿智慧與生命力,具有運動員般完美體態,足以驕傲地奉獻給神的無瑕極品。

22
大衛 (David) 米開朗基羅 (Michelangelo) 大理石雕像 1501-1504,高:4.1 m (含底座5.17 m) 佛羅倫斯 學院美術館(Galleria dell’Accademia, Firenze)

大衛的站姿,回到古典主義的人體美學。他傾全力展現賞心悅目,有著完美體態的赤裸胴體;雕像的臉部表情必須保守克制,以確保身體曲線專注地展現力量、平衡與美感。米開朗基羅讓〈大衛〉像呈現永恆姿態的方法是:將人體重心置於一腳,另一腳往前微微彎曲,這樣一來,上身裸體軀幹不會成矩形的肉塊呆板地插在兩條筆直的下肢上。由於這種站姿的安排,會往上牽動腹肌、肩線和頸部線條,展露微微側身所搖曳出的立體感與張力;接著從背部脊椎往下到臀部,也會帶出S形曲線的肌理,讓身軀上下前後相互呼應。如此一來,雙手的擺放以及雙目的注視也有彈性施展的空間,達到一種活潑但均衡的力與美。由此觀之,唐納太羅的〈大衛〉更早「發現」這個概念,他巧妙地運用哥利亞的頭顱,作為設計站姿的底座。

與古希臘裸像的優雅安詳或展現運動肌理之美的相較,米開朗基羅的《大衛》更注重肉體的魅力,讓人想撫觸他的胴體。

大衛左手輕輕扶著垂肩的拋石帶,顯得他氣定神閒、不費力就能摧毀敵人的自若神情;而米開朗基羅塑造大衛如綿延沙丘的右臂肌線,精雕浮著血管紋理、握著石塊的厚實右手,好整以暇地擺出一副預備殲滅的姿態,彷彿單憑這身渾然天成的完美身軀,就能令敵人退舍三分。

大衛也像一位威風凜凜的投手,站上投手丘上,儘管敵對陣營叫囂不止,他的雙眼仍無懼地凝視打者,彷彿看透對方的實力,備好球路對策,準備將他三振出局。

上乘的藝術作品,多有個明顯的特質:經過跨越時空的淬煉,依舊散發歷久彌新的現代感。我所介紹的三個大衛作品,都有這種所向披靡的的魅力。那麼,除了來自唐納太羅、米開朗基羅一外,第三位藝術家是誰呢?我們下週四來揭曉。

本為摘自《繁星巨浪》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【繁星巨浪 藝術美學堂】高雄登場

12/17 2:30 <高雄 河川藝文空間>報名請往→https://goo.gl/QvpXRQ

欲瞭解詳情,請點:http://bit.ly/2gKT7Ra

(*原訂台中12/10場次,因故改期,敬請見諒。)

%e5%8f%b0%e4%b8%ad%e9%ab%98%e9%9b%84


[1] 十九世紀中期以前,因為社會對女性角色的期待,也可以說是歧視,女人難以成為藝術家,畫裸像更幾乎是二十世紀之後才有的現象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