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人生:【終極的流浪(二)午夜狂奔(Midnight Run)】

在長途旅行中,遇見心有靈犀的陌生旅伴,是不可多得的好運。他讓你毫無顧忌的全盤托出敏感的過去,吐露深層的恐懼,分享瘋狂的夢想;正因為你倆的生命未曾有過交集,沒有恩怨情仇的糾纏,他能讓你從遠距離看清自己的處境,扭轉你看待自己的慣性,讓你走出深不見底的流沙;也讓你知道,活出全新的自己全在自己的一念之間。

傑克(勞勃・狄尼洛飾)是一名賞金獵人,目標是抓回棄保潛逃的強納森(查理斯・葛洛汀飾)。如果順利幹完這一筆,就可以領取十萬美元獎金去開咖啡店。強納森曾是黑道企業的會計師,他黑吃黑、捲走鉅額款項;除了捐出一大筆給孤兒院,自己也留了不少。因為強納森對黑幫組織知之甚詳,聯邦警察也想緝捕他歸案,以俾掌握黑幫的運作。

憑藉過去警探的經驗,傑克曾一下子就逮著匿藏於紐約的強納森,將他押上飛機。強納森為拖長時間已覓逃脫時機,佯裝幽閉恐懼症發作,他們只得取道陸路回洛杉磯,一趟橫美國的旅程就此展開。一路上,不但聯邦警察佈下天羅地網,同行的賞金獵人和黑道老大也加入搶人或殺人滅口的競逐。

2

強納森一開始就測試利誘,提出願意加倍酬謝的建議,但遭傑克拒絕。於是,在自詡為「白領」罪犯的強納森眼裡,傑克的正直性格是自己免除牢獄之災的機會之窗。一路上,強納森不斷與傑克攀談,長討到突破口,卻一直得到不堪入耳的髒話回應。

強納森明白,這位講究原則的硬漢,內心有極大的委屈與痛楚;他不輕易軟化洩露,卻又不知如何接招,只有口出穢言,作為反擊與防護。但傑克的憤怒也無以為繼,因為強納森精準而微酸的譏諷,常正中要害,接著就停止拌嘴而冷處理。

強納森問他有沒愛過人,他說有,原來是前妻。傑克手上的破錶,還是前妻在認識之初送的。

傑克:(吞吞吐吐的回)嗯,是啊⋯⋯強納森:(反覆的問)她傷害了你,對吧?

強納森:我很遺憾。

傑克: 我沒受傷害!

強納森:我問你有沒受到傷害,你說有啊!

傑克:是你設局讓我說的!

強納森:傑克~你是成人了,你可以決定要說什麼呀!

傑克:你他媽說得對!我奉送你一句:閉上你的狗嘴!

⋯⋯

強納森:你有兩種情緒:沈默與憤怒。

到了芝加哥,租來的車已遭埋伏破壞,信用卡又被惡意停卡,傑克只有去前妻蓋兒家去借。到家之前,傑克交代他的過去,原來在芝加哥警察局工作,但遭排擠。

強納森:你為什麼在芝加哥警局那麼「受歡迎」?

傑克:因為那該死的部門貪污。

強納森:哪裡都有好有壞,不是嗎?

傑克:不,到處都壞透了,沒看到哪裡有一點兒好。

強納森這才發現令人吃驚的事實:芝加哥警局上上下下都被海洛因組織收買,唯有傑克一人拒絕,而被排擠,最後只有離開;傑克的妻子還改嫁給同事,女兒也歸她;而行賄者,正是會計師強納森的前黑道老大!

3

他們來到已分手六年的傑克前妻家。

蓋兒:傑克,你不該在這裡!泰德(蓋兒現任丈夫)會逮捕你們倆⋯⋯

傑克:(忍不住怒氣的說)那我們有麻煩了,我沒有錢賄賂。

蓋兒:你別這樣!

傑克:那個什麼的小隊長怎麼樣了?(指蓋兒丈夫)

蓋兒:他現在是大隊長。

傑克:喔!大隊長~達官貴人。

蓋兒:我不想惹任何麻煩,你瞭解嗎?今天時機不對,我是說真的!

傑克:我很抱歉我們的逃亡時間表和你們的社交行事曆對不上。

強納森:(插嘴緩和氣氛)我想她不是這個意思!

傑克:強(竟開始暱稱起來)~你別插手⋯⋯

最後,前妻給他幾十塊,把家裡舊車給他開。六年沒見,已經變成青少年的女兒衝出去,要把當褓姆的打工錢一百多塊塞給他。傑克忍住即將潰堤的情緒,堅決不收,開車離去。

此後,為了逃避各方人馬的追擊,他們一路換搭各種交通工具,包括偷來的車,搭便車、長途巴士、火車和運貨火車。但到了拉斯維加斯時,強納森竟陰錯陽差的落入黑幫手裡。傑克想了一個辦法,與聯邦調查局合作,救出強納森,同時讓警方將黑幫定罪,一舉擒獲整個組織。而傑克也從此走出讓他深陷泥沼的不堪過去⋯⋯

來點這個影片,看看最終傑克是怎麼處至他所救出的強納森: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