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人生:【終極的流浪(一)末路狂花(Thelma & Louise)】

流浪是日常生活的出軌,一趟自我對話的旅行。有的讓你睜大雙眼,見識世界的遼闊;有的讓你低迴不已,珍惜不以為意的存在;它可能融化你身上歲月澆鑄的僵化性格,釋放日漸厚重的角色枷鎖。

有沒有一種可能?當流浪讓你發現原來可以做自己的時候,你卻回不去了!因為你發現周遭,甚至整個社會都不能接受你的角色?《末路狂花》就是一趟永遠無法回頭的流浪之旅。


露易絲(Louise, 蘇珊・莎蘭登飾)是一家平價餐館的女侍,言行流露俠義好助的大姐性格。她和好友賽爾瑪(Thelma, 吉娜・戴維斯飾)約定要去朋友的森林小屋度假。賽爾瑪是傳統壓抑的家庭主婦,從沒出過遠門,也不敢告訴先生要出門兩天。她慌慌張張的整理行李,塞了從不敢碰的槍,生怕路上遇見壞人。

77

兩人上路以後,開心不已!賽爾瑪更是嗨到不行,嚷嚷別急著趕路,要求喝一杯。進到酒館後,有男人邀賽爾瑪跳舞,連續跳了幾支,他建議出門透透氣,竟然就強行性侵,並毆打抗拒的賽爾瑪。坐在酒館角落的露易斯,心覺有異,拿著賽爾瑪的包包衝出來,掏槍喝止。男人雖然不得不放手,但仍言語挑釁,露易絲氣不過朝他開槍,當場死亡。賽爾瑪臉頰受傷流血,開槍的露易絲驚恐嘔吐。從此,兩人的度假旅行變成亡命天涯。

露易絲打算一路開往墨西哥。她打電話給若有似無的男友,請他幫忙提領存款,匯到附近的銀行。不料男友親自搭飛機送錢來,還送上求婚戒指。感動之餘,露易絲不希望意志不夠堅定的男友受牽連,也不告訴他發生什麼事。她把錢交給賽爾瑪保管。不料,這筆逃命錢又被搭便車的搶劫假釋犯傑迪(J.D. 布萊德彼特飾)偷走。他年輕帥氣,不斷對賽爾瑪調情,在一夜春宵後,捲款逃逸。

賽爾瑪懊悔不已:「他媽的我就從沒幸運過,一次都沒有!」但是,當她看到大哭的露易絲沮喪絕望的表情時,知道自己不能再像過去一樣裝傻懦弱、自怨自艾。她跳下車,走進便利商店,舉槍劫財。

從酒店兇殺案開始就追查的警探,也不斷接獲兩人的行蹤。查案過程中,他了解兩人的背景,認為槍殺可能出於自衛。但在逮到傑迪,看到遭劫的便利商店錄影帶後,他氣得對傑迪說:「若不是你偷她們的錢,她們會打劫嗎?」他敲著傑迪的頭,繼續說:「她們本來還有機會,現在被你搞砸了!我要為她們做些什麼。要是發生了什麼事,我不會讓你好過的!」

接著,當他們享受一望無際的荒原美景時,碰上態度囂張的警察。頂多不過是超速,警察卻要開車的露易絲上警車盤查。賽爾瑪趁機拿槍堵著他,叫他自己塞進行李廂。回到路上以後,又遇見一路上不斷出言猥褻的卡車司機。她們要求道歉,司機則認為他們虛張聲勢,蠻橫地繼續辱罵。她們索性開槍,引爆他的油槽車。

55

事情像滾雪球般,越滾越大,完全超過她們的想像,也無法控制。一堆警車在後面追捕。

露易絲:我們當初該投案的,為什麼不呢?

賽爾瑪:妳說過原因了。

路易斯:我說了什麼?

賽爾瑪:就是沒人相信我們。妳知道那混蛋傷害我,要不是你即時出現,我只會傷得更重。他可能什麼事都沒有,因為大家看到我和他整晚跳舞,後來會怎麼樣,完全猜得到。那麼,我的人生只會比現在更糟。現在我很快樂,我告訴妳,對於他的死,我一點都沒有遺憾;我只覺得不好意思,怎麼是妳而不是我開的槍?

最後,警車和直昇機把她們困在懸崖前,聯邦警察全部舉槍,一路同情的警探想出面制止,避免她們受到刺激,但他無權指揮。對賽爾瑪和露易絲來說,好的男人無能為力,壞的男人則只想利用或傷害她們。

懸崖上的雲彩,像矗立於荒漠的宏偉山巖,在天空一列排開,只是更溫柔。她們相互親吻,雙手緊握,踩下油門,朝著雲彩而去。

一起來欣賞這史詩般的終幕片段: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