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風格:【從《路易威登旅遊指南》談台灣文學的國際之路 Louis Vuitton City Guide Taipei】

日昨接獲Sophie邀請我以「作家」身份出席一個趴踢,我一時之間有些錯愕。十幾年前,因為外商工作關係,常參加這類時尚活動,雖是個小咖,但待在角落喝香檳、吃精緻小食,算是挺有小確幸的時光。不過,當時智慧型手機尚未問世,只有透過泛黃的照片才能回顧年代久遠的記憶。

讀完後續簡訊,我這才知道是LV出版台北的城市指南。路易・威登從1998年,就開始陸續推出城市指南,在全球專賣店展售。我心裡有些不平,怎麼十八年後才輪到台北呢?不過,發現舊金山、阿姆斯特丹和里斯本也一起在今年推出,總共也才二十八個城市,呃⋯⋯也就沒必要碎碎念了吧?

來到現場,摩肩擦踵、人聲鼎沸,這在經濟停滯已久的台灣,是難得一見的盛事吧?我又促在一個角落,一邊喝著凱歌香檳,一邊翻著書。讀著讀著,引起我興趣的不是餐廳、小吃、劇場或散步路線,雖然LV有私房景點,而且走的不是終極奢華路線,極具可讀性,但類似資訊在網路上也不乏有達人精選可茲參考;我心頭一再跟著翻攪的,是這本指南所推薦給外國遊客的代表性書籍。這份書單[1]是:

  • 《台北人》,白先勇
  • 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,蕭麗紅
  • 《殺夫》,李昂
  • 《孽子》,白先勇
  • 《蒙馬特遺書》,邱妙津
  • 《荒人手記》,朱天文
  • 《我妹妹》及《野孩子》,張大春(英文版合輯書名為Wild Kids)
  • 《三腳馬》,鄭清文
  • 《蘋果的滋味》,黃春明

也許你一看到這份書單,心中不免問:「這名單這怎麼來的?」接著嘀咕起來,書單是不錯,怎麼沒有我喜歡的那本?譬如:「為什麼邱妙津的是《蒙馬特遺書》而不是《鱷魚手記》?」「怎麼沒有朱天心、駱以軍呢?」「選書人很關注同性戀喔~上面就有三本是相關議題⋯⋯」

我雖沒有詢問LV,但能揣測背後原因。

這是一本給老外閱讀的指南,因此只能從英譯本選擇。好了,這下台灣純文學書單可能從想像的上千本,瞬間減少到幾十本(我不確定是數字是否真那麼少,但應與實際相距不遠)。而且,這幾十本是由極少數的推手,以推廣台灣文學作為職志,不計較個人利益才能生出這些極有價值的英譯作品。

其中一位是1960年代,曾被美國派駐來台的軍官葛浩文(Howard Goldblatt)。葛浩文曾翻譯黃春明的《蘋果的滋味》、陳若曦的《尹縣長》、王禎和的《玫瑰玫瑰我愛你》、白先勇的《孽子》、李昂的《殺夫》、邱妙津的《蒙馬特遺書》等作品。葛浩文也是中國文學的翻譯大家。他所翻譯的《紅高粱》,將莫言推向諾貝爾文學獎的殿堂。

s3539812
《紅高粱》莫言著,1968年出版。

此外,更為人熟知的是齊邦媛、王德威與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合作的「台灣現代華語文學計畫」。

齊邦媛曾任台大外文系教授,是將台灣文學推向國際最重要的舵手。齊邦媛雖為外省籍作家,卻是最早為台灣文學發聲的文壇人士。在1970年代擔任教科書編輯委員時,變主張納入本省籍作家(如黃春明)的作品入。齊邦媛於八十一歲高齡,花四年時間撰寫長達二十五萬字的《巨流河》,著實令人敬佩!

《巨流河》齊邦媛著,1924年出版。
《巨流河》齊邦媛著,1924年出版。

王德威是中央研究院院士,是比較文學家與文學評論家,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。他對中國現代文學和台灣文學知之甚深,他的評論既宏觀又深刻,常提出極具洞見的觀點。他曾擔任出版社主編,推出台灣現代文學作品,也常為代表性作品寫序,如駱以軍的《遣悲懷》和朱天心的《古都》。在台灣的現代文學界,王德威幾乎被視為齊邦媛的傳人,具有貫穿與統合台灣文學發展論述的能力,甚至有青出於藍的才華與推展能量。

《古都》朱天心著。
《古都》朱天心著。

前面提到《路易威登旅遊指南》所推薦的書單中,除了白先勇的作品在更早之前就出版以外,其他都是「台灣現代華語文學計畫」下所出版的英文譯作。據知,至今已出版三十本,葛浩文也是其中重要的譯者。我認為該有的施叔青、朱天心、駱以軍,以及郭松棻、張系國、張貴興等作家作品也已完成翻譯或即將出版。

嗯!沒什麼懸念了。再喝一杯香檳吧!


[1]  另有兩本作品是《菜鳥新移民》(Fresh off the boat ,黃頤銘著,是美國受歡迎的同名連續劇原著)和 Taipei (Tao Lin)是美籍台僑的英文作品,就內容而言,難以歸類為台灣文學,故不在此討論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