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人生:【我的時空旅行(四)你的名字(日:君の名は / 英:Your Name)】

也許,你還在應付小考、段考、月考、模擬考,那種等待學測、指考、統測判決的日子,著實像囚禁在沈重煩悶的枷鎖牢房,只有漫長的苦讀與等待;或者,在接連的景氣泡沫和金融危機的循環後,自己的個性和視野也在不知不覺中保守僵化,一昧地想躲在安靜的角落,好好的廢在停滯的時光裡。

然而,進入《你的名字》之後,你忘卻與電影的距離,甚至,真實人生與動漫世界的界線也不自覺間消失。你不自主的跟著主角墜入異次元時空,進行一趟角色變換的驚奇之旅。你喘吁吁地跟急速墜落的彗星賽跑,唯恐它早一步劃過天際,造成天人永隔的悲劇。無意間,你掏出手帕,欲抹去遮住視線的汗水(或是淚水)時,摸到口袋裡早已遺忘的私章,上面刻著「浪漫的青春」。於是,你卸下所有的包袱,連隨身行李都不必了,全力衝刺。你知道,當你救了她,你也救了自己。


3344

十七歲的三葉(Mitsuha)住在飛驒地方,一個名為系守町的偏鄉村落。她的家族世代供奉著村裡的信仰中心——宮水神社。在家裡,外婆穿線織布。她說:「只要傾聽線的聲音,在這不斷扭曲、纏繞、連結、還原再纏繞的過程中,人與線之間就會發生感情,而這個過程就是時間的流動。」

在秋祭前的神社儀式中,三葉要吃進米飯咀嚼,再吐出來,製成口嚼酒,作為敬神、與神溝通的獻祭。三葉覺得好囧、好噁心。她受夠了家鄉的一成不變,日照時間短,連咖啡店都沒有的緩慢寂寥。她許願下輩子投胎,變成住在東京的帥哥。

隔晨醒來,她驚覺自己胯下長了東西,一照鏡子才知道變為男兒身,住在東京的瀧 (Taki)。而瀧則與她交換身體,變成了三葉,開心地撫摸自己的胸部。他們倆不定期的交換身體,每星期發生一兩次。由於不熟悉對方的生活環境,發生了許多糗事。三葉時而因為增生的運動細胞和直接表達的舉止,令同學刮目相看;而瀧則因為細膩體貼的心思和享受東京的生活而博得女性好感,令男性同儕嫉妒不已。總之,他們因為變身的影響,都變成更有趣、更具有魅力的人。在變身之時,彼此作弄,卻也為設身處地,讓對方更快樂。

然而,一陣子之後,變身的奇蹟不再發生。有一回,瀧看見一個名為《鄉愁》的攝影展,他感到似曾相識,困惑不已。瀧開始畫心頭浮現的世外桃源,甚至出發去尋找畫中的原鄉。找著找著,原來這裡是三葉的家鄉——系守町,但三年前已遭一千兩百年才發生一次的彗星撞擊而變成廢墟。瀧這才知道系守町已經毀滅,而圖書館的資料也顯示,三葉在這場災難中不幸去世。

555

於是,瀧決心要去系守町,尋找美得讓他心痛的景致,尋找讓自己變得更好她。瀧要設法回到三年前,提醒三葉要在彗星撞地球之前逃跑。瀧怎麼回去?他想起變身為三葉的時候,外婆拿著三葉的口嚼酒去祭神,說那代表三葉的分身,與神溝通。他要去找三葉的口嚼酒,然後喝下⋯⋯

電影還在上映,我就不便全盤托出情節。我僅附上一段美得像散文詩的片尾主題曲《別來無恙》歌詞,一起領會電影要告訴我們的事:

再一會兒就好 再一會而就好

我們再緊緊依偎一會兒 好嗎?

我們是時間的旅行者  哭著攀登時光的階梯

我不想在時間的捉迷藏裡跟你走散

我不會離開妳 再也不會離開妳 好不容易才追上妳的啊

妳嚎啕大哭著 我多想拭去妳的淚水

但妳卻拒絕了 你會哭著笑 笑著哭

是因為你的心 已經超越了你自己啊⋯⋯

我們之間吹過的風 帶來一絲靜寂

因為哭過之後 總是變得十分澄澈

來欣賞一段《你的名字》的影片: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