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星巨浪:【作者給問嗎? 藝術家的人文素養】

➤問:「畫家是否需要具備豐厚的人文素養以創作好的作品?好比周杰倫的古典音樂基礎對他的流行音樂創作有很大的助益?」

➤答:從西方五百年的藝術發展來看,我所知道的偉大畫家多有極高的智識涵養,對文史哲學的鑽研甚深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呢?

文藝復興時期進展神速

在文藝復興時代,繪畫被視為位階最高的藝術。原因可能是相較於雕刻、建築、戲劇、音樂等藝術,繪畫技藝與材料的進展極為快速,吸引天份甚高的藝術人才投入;另一方面,由於許多大型教堂聖殿陸續修立,繪畫成為委託者眼中最能榮耀上帝、宣揚教義或彰顯貴族成就的表現形式,奠定繪畫與雕刻——自古希臘羅馬以來成就輝煌的藝術——並列為精緻藝術或美的藝術(英:fine art /義:belle arti/法:beaux-art)的代名詞。文藝復興三傑——達文西、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——就是此一時期出現的巔峰奇才。

法國學院美術的推升

自十七世紀法王路易十四成立繪畫與雕刻學院以來,不但將歐洲美術教育從傳統的師徒制進化為學術教育,更將繪畫類型做層級的區分。學院藝術對繪畫類型的評價,源自普桑藝術的價值觀:歷史畫的位階最高,其次依序為肖像、日常生活、風景、動物和靜物畫;這個順序反映了題材本身對於精神、道德、智識的詮釋演繹比重。在學院藝術的框架下,即便是風景畫,大多是藴涵人文意境的義大利山水,好比台灣早期的水墨畫也多取材自中國意象的空靈景物一樣。而學院所設立的「羅馬大獎」評選作品的類別,就是歷史畫,主題涵蓋神話、宗教、歷史事件及文學故事等等。我前幾篇文章提到的大衛與安格爾,都是羅馬大獎的得主。

藝術創新須面對價值的考驗

從十九世紀中期以後,自馬奈以降的藝術家,包括莫內、塞尚、高更、馬諦斯、畢卡索等等,不斷挑戰學院美學的道統要求,藝術的「故事性」已不再是前提。就繪畫而言,色彩、色塊、線條等本身可以獨立呈現自身的語彙。選擇什麼主題,如何有效表達創作理念,展現新的藝術形式才是藝術家的任務。然而,這些繪畫的創新仍須面對藝術價值的考驗,也就是現代藝術能否在不朽的古典藝術——從古希臘羅馬到法國學院藝術——之後,展現創新而永恆的價值,凸顯時代的意義?我的意思是,後進的藝術家永遠必須衝破前人所架的天花板,才能成就其偉大;也因此,他們的人文素養須在一定的高度,才能理解過去,產生有價值的創新。

有人形容梵谷未受正統美術教育,是位素人畫家云云⋯⋯這可是天大的誤會!梵谷第一個工作就家族旗下歐洲最大畫廊待了六年;他的弟弟西奧也長期在此擔任畫廊經紀人,而且是印象派與後印象派畫家的重大推手,梵谷因此與他們往來密切;此外,梵谷雖曾不習慣正統學院教育,但能操六國語言,飽讀詩書,絕非泛泛之輩。

說到這裡,請別誤會我認為畫家就得高高在上;現代藝術運動之所以能衝破學院古典藝術的大門,正是因為獨立藝術家觀察到墨守傳統的僵固與破落,因而要畫當下事物、個人的感受、突破傳統品味、顛覆美學架構,為藝術創作找到新的出路。由此觀之,不只是繪畫,要成為偉大的詩人、文學家、電影導演、建築師、作曲家等藝術工作者,不都是如此嗎?

《繁星巨浪》已經出版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
1 Comment

  1. […] 「若不了解藝術家的時空背景與創作理念,能否憑直覺理解欣賞作品的精髓?」在寒流來襲的週末午后,大愛電視台的錄影講座結束,有位長者殷切的提問。這個問題恰和之前【作者給問嗎——藝術家是否必須具備豐厚人文素養?】」形成有趣的對照。(請見繁星巨浪:【作者給問嗎? 藝術家的人文素養】) […]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