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人生:【 我的時空旅行(三)午夜巴黎 Midnight in Paris

從小,不知聽過多少次「失敗為成功之母」,但我一直知道,對某些人不受用。他人的冷嘲熱諷,或預言式的詛咒,有可能不幸應驗;人生本就有高有低,總會摔得連滾帶爬的,有時囧到爆還得裝沒事。時代變化莫測,人生軌跡無常;失敗之中少有真理,只有後事之師。確定的是,我們會面臨新的挑戰,最終也將化為虛無。

對於浪漫而敏感的人來說,他們以夢想蓄積勇氣,用熱情燃燒動能,奮力追求不可預知的未來。在一路踏尋的旅程中,能適時提點環境的險惡,就是體貼的幫助;不必擔憂他們會不會一昧的自我陶醉,因為路上充滿荊棘,當跌倒刺傷時,烙印的疤痕就是反省的印記。如果能有支持與陪伴,更是極大的恩賜。重要的是,以自己真實的面貌,繼續走下去。


吉爾(Gil)和未婚妻殷妮斯(Inez)一家人來到巴黎。岳父母為了生意合約而來,順便和女兒一起購買小倆口未來新居的傢俱;而吉爾則奮力抓住在巴黎的每一刻,敞開五官,感受巴黎懷舊的人文氣息,他已厭倦無關痛癢的商業電影劇本,想走純文學的路,開始寫小說。

8

殷妮斯隨波逐流,少有主見,她的父母可毫不扭捏的現實市儈了。一趟巴黎行,原本就讓吉爾與殷妮斯家格格不入,更糟的是又碰上了殷妮斯的朋友——留烙腮鬍、衣裝革履、愛掉書袋、尖酸刻薄的保羅(Paul)。殷妮斯和保羅一搭一唱,讓吉爾處處陷於不堪的嘲諷。吉爾對他們談起最近剛寫的小說,一個有關懷舊書店的故事。

保羅:懷舊就是否認,否認痛苦的當下。

殷妮斯:喔~對!吉爾非常浪漫,我的意思是——他完全享受處在否認的狀態。

保羅:而這荒謬的想法叫「黃金時代的迷思」。

殷妮斯:精闢!

保羅:就是認為某個時代比現在更美好的錯誤觀念,尤其會發生在那些有浪漫情懷但無法面對現實,生命有缺陷的人身上。

殷妮斯對保羅一針見血的評論感到折服,也喜歡保羅的博學多聞,於是建議大夥兒一起聚聚,但吉爾避之唯恐不及,佯稱要回飯店修稿。

倘佯在巴黎街頭的深夜,一輛骨董忽然停下來,吆喝他上車。沒想到,他因此踩進1920年代,遇見了費茲傑羅、海明威、葛楚・史坦、畢卡索、達利等文學與藝術界的巨擘。是海明威筆下所形容的「移動的饗宴」。在不敢置信卻陷入狂喜的情緒中,海明威聊起面臨死亡的經歷。

海明威:怕死的人永遠無法成為偉大的作家,你不怕死吧?

吉爾:喔!我怕!死亡是我最深的恐懼。

海明威:你有跟你的真命天女做愛嗎?

吉爾:呃,我未婚妻還蠻辣的⋯⋯

海明威:你們做愛時,有感受真實而美麗的熱情嗎?至少,在那個時刻,你不害怕死亡。

吉爾:那還沒發生過。

海明威:我相信真實的愛會讓你脫離死亡的恐懼。所有的怯懦,都是因為沒有愛,或愛不夠。當你真實而勇敢的活著,你會像犀牛獵人一樣的直視死亡,因為他們充滿熱情去愛,不會想到死。直到死亡終將來臨。

⋯⋯

69

一旁的葛楚・史坦也說:我們都害怕死亡,質疑我們在宇宙裡的位置在哪。藝術家的工作不是屈服於絕望,而是找到存在虛無的解藥。

之後,連著幾個夜晚,他為畢卡索的情婦亞瑞安娜感到意亂情迷。某晚,亞利安娜提到她不喜歡1920年代,因為生活步太快,人們談吐乏味,她覺得巴黎的美好年代是1890。亞利安娜的感言讓吉爾瞠目結舌。旋即,他們看到一輛馬車,帶他們回到1890。然後,他們遇見羅特列克、竇加、高更等偉大畫家。當亞利安娜對眼前的一切讚歎不已時,高更竟反駁說,文藝復興時代更令人神往⋯⋯

吉爾立刻明白,他在亞利安娜和高更身上看到,對舊時代的迷戀,是源於逃避現實的苦痛。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溺於虛幻的時空,必須要回到現實世界,為看似美麗幸福的未來——與殷妮斯之尖的婚姻——畫上句點。他要對自己,勇敢的追尋自己的夢想(寫書),不再畏懼⋯⋯

一起來看精采的電影片段,感受夢幻魅力的巴黎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