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美學:【神級肖像畫大師 安格爾 (中)】

奧松維爾伯爵夫人(Countess d’Haussonville)1845, 131.8 cm x 92 cm 弗里克博物館(FrickCollection)

 

高貴的西方 vs. 情色的東方

如果說,安格爾的男性肖像著眼於刻劃性格、歷練、風霜和為生存而奮鬥的典型,那麼,他對女性則是一心一意追求美的造型。事實上,安格爾多數的肖像畫以女性為主,其維妙維肖的精緻刻畫,展現高貴不凡的氣質,鮮少有人能與之相提並論。奧松維爾伯爵夫人,可謂其眾多的女性肖像畫代表作之一。
安格爾除了描繪極為精緻華麗的名媛淑女外,他創作了一系列充滿「東方風情」的裸女畫作。

在拿破崙挺進歐洲以外的地區征戰時,他將自己定位為古羅馬帝國的君主繼承人,視「收復帝國領土」為己任。在出征埃及和敘利亞的同時,他還邀集眾多學者同行,沿途帶回古物典籍,揭開上古時期的神祕面紗。因此,十九世紀初,極富異國情調的「埃及學」和源自西亞的「東方主義」成為文人雅士熱中的主題。

《大宮女》是由那不勒斯王后——拿破崙的妹妹——卡洛琳(Caroline Bonaparte)委託而作的。作品完成時,拿破崙已經流亡,暗助的那不勒斯國王遭到處死,卡洛琳也逃往異鄉。安格爾因此沒有收到分文報酬,只得自己保留這幅畫。

按理說,依當時風俗,除了維納斯之類的神話人物,才可能出現女性的裸體畫。但在「東方主義」的熱潮下,非我族類的女性胴體,反而能披上「 寰宇搜奇 」的外衣 ,避開道德審判,堂而皇之地浮上檯面。

在鄂圖曼土耳其,蘇丹後宮的宮女多是妻妾的隨侍,或專伺歌舞表演的藝旦。如有出眾的才藝或姿色,或有機會蒙蘇丹恩寵,晉升為妾。

大宮女 (法:La Grande Odalisque / 英:The Grand Odalisque) 安格爾(Jean-Auguste-Dominique Ingres) 油畫 1814, 91 cm × 162 cm 巴黎 羅浮宮(Musée du Louvre, Paris)
大宮女 (法:La Grande Odalisque / 英:The Grand Odalisque) 安格爾(Jean-Auguste-Dominique Ingres) 油畫 1814, 91 cm × 162 cm 巴黎 羅浮宮(Musée du Louvre, Paris)

安格爾的土耳其宮女,擁有宛若絲質幕帘的柔細肌膚。她好整以暇地側身坐臥在藍綠交融的「土耳其藍」床墊上,等待蘇丹的臨幸。她盤繫於頂的頭巾、髮箍上的珍珠飾環、手執的孔雀扇、腳邊的長煙斗和熏香爐等等,在在都是法國人印象中東方伊斯蘭世界的風味。安格爾沒有到過土耳其,也就是說,這是一幅帶有法國人浪漫想像的土耳其宮女畫。

設身處地,時年三十四歲的安格爾,必然想在畫壇樹立一個鮮明的地位。一方面他深受普桑和大衛的影響,重視線條的優越性,也就是造型和輪廓重於色彩。舉我們易於理解的汽車設計來說,汽車外型的線條語彙相當程度地決定車子的定位和個性,諸如:前衛或典雅、時尚或經典、年輕或穩重、陰柔或陽剛、個人或家庭、歐洲或東洋等等。另一方面,安格爾又想突破新古典主義獨尊古希臘羅馬完美裸體的審美觀。土耳其宮女的嶄新題材,正給他一個突破的機會。

乍看此畫,會發現宮女的脊椎過長,下盤過大,明明應是 側於身下的左腳,卻橫跨在右腿之上,與現實的人體構造和自然姿態,有相當的出入;當這幅畫送回巴黎的官方沙龍展出時,受到強烈的非議,認為這宮女身體完全不符合正常人體比例。

在當時,安格爾的意圖,恐怕只能意會,不能言傳。我猜測,安格爾的想法是:透過刻意拉長的脊椎,塑造近乎誇張尺寸的骨盆,讓她如孔雀開屏地展現做愛姿勢的誘人想像;在近無表情的面龐和眼神下,曲延而上的左腳,靜靜地揭示宮女翻雲覆雨的能耐。整個畫面的冷色調系,讓我們聚焦她的身形曲線,但節制了色情的渲染。也就是說,這是安格爾針對《大宮女》的情色想像所創造的專屬線條。

本文摘自《繁星巨浪》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