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美學:【獨尊「新古典主義」——雅克-路易・大衛(Jacques-Louis David)(中)】

法國版的轉型正義

馬拉之死

大衛和法國近代史的密不可分,不僅在於他對西方藝術教育的影響,也在於他身處時代巨輪所輾過的最前線——包括光榮喧騰和不堪回首的歷史記憶:法國大革命(1789)以及接下來在新政府擔任的角色。

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成功之後,建立了第一共和,由立場較溫和的吉倫特派(Girondins)主政。對內,政府無力控制物價上漲所引起的巨大民怨動亂,反以軍事力量鎮壓;在國外,歐洲各皇室唯恐法國革命的效應擴大,產生失去政權的恐懼,紛紛聯合自保,組成「反法同盟」。

在國內外情勢變得劍拔弩張的時刻,坐在法蘭西議會左側席位——也就是日後「左派」名號的由來——的雅各賓黨人(Jacobins), 趁機在1793年6月推翻了溫和派,進行嚴厲的獨裁專政,以便控制混亂的國內局勢,並鞏固軍事力量來對抗敵國的潛在威脅。這段時期,史稱「恐怖統治」。大衛在雅各賓政府內閣主管國家博物館行政,同時也有權投票將反革命者送上斷頭台。在他投票將路易十六處死之後,他的妻子因同情皇室貴族,而和他離婚。

新政府成立後的一個月,七月十三日夜晚,身兼醫生和化學家的同黨友人馬拉(Jean-Paul Marat),在浴缸裡泡澡。他患了一種皮膚病,滿布皰疹,瘙癢難耐,必須浸在藥水裡才能緩解不適。由於所需的時間很長,他在浴缸上緣放了一塊木板,鋪上一層橄欖色的布,以便處理文件。

此時,一位支持溫和派的女性夏綠蒂・科黛登門拜訪。她白天已經來過,但不得其門而入,她拿著一紙求見信函,說是來提供反革命分子名單。這回她順利進門之後,科黛拿出預藏的刀,將馬拉刺死。此訊一出,舉國震驚。大衛遂作《馬拉之死》,以茲紀念。

馬拉之死(法:La Mort de Marat / 英:The Death of Marat) 雅克-路易・大衛 (Jacques-Louis David)油畫 1793, 165 cm x 128 cm 布魯塞爾 比利時皇家美術館 (Musées Royaux des Beaux-Arts de Belgique, Bruxelles)
馬拉之死(法:La Mort de Marat / 英:The Death of Marat)
雅克-路易・大衛 (Jacques-Louis David)油畫
1793, 165 cm x 128 cm
布魯塞爾 比利時皇家美術館 (Musées Royaux des Beaux-Arts de Belgique, Bruxelles)

在此畫中,大衛捕捉好友甫被刺死的情景。馬拉身上沒有不雅的泡疹,臉部表情安詳優雅,雙手充滿肌肉之美,他彷彿沒有死去,只是殉道升天。

無神論者的大衛,將馬拉塑造成為國捐軀的烈士。浴缸旁置放筆墨的木箱上,刻畫馬拉和大衛的名字,像是一座無言抗議的墓碑,隱含復仇的決心。於是,《馬拉之死》成為法國大革命的理想未逮,雅各賓黨人必須繼續進行「恐怖統治」的正當性圖騰。畫作完成之後,許多教堂和公共場所的聖像,紛紛以《馬拉之死》的複製畫取代,馬拉幾乎成為法國先烈的象徵。當代更將《馬拉之死》比擬為法國大革命的《聖殤》。

夏綠蒂・科黛

幾十年後,更多史實與證據陸續浮現,有關刺殺馬拉的全貌,有了轉變。二十五歲的夏綠蒂・科黛(Charlotte Corday,1768-1793),來自諾曼地附近,是個位階不高的沒落貴族。她期待法國大革命帶來改變,支持吉倫特派溫和政策的主張,也到過議會旁聽。馬拉是敵對而激進的雅各賓黨領袖人物,他印行刊物,鼓吹激烈的革命手段。馬拉曾宣稱:讓數百個人上斷頭台,就能確保平靜的生活。事實上,被送上斷頭台的,超過萬人。科黛對此極為不齒,認為馬拉必須對大規模的冷血屠殺,負最大責任。

於是,她響應吉倫特派的號召,自願擔任刺客。可能是出於效法先賢的想法,科黛隨身帶了一本《希臘羅馬英豪列傳》[1]。到了巴黎,她在旅館寫一封給法國同胞的公開信作為遺書。離開旅館之後,她到馬拉住處,用市場買來的水果刀刺殺馬拉。馬拉氣絕後,科黛沒有逃離現場,靜靜地等待拘捕。四天後,她被送上斷頭台,公開處死。

夏綠蒂・科黛刺殺馬拉(法L'Assassinat de Marat, Charlotte Corday / 英:Charlotte Corday) 波德里 (Paul-Jacques-Aimé Baudry)油畫 1860, 203 cm x 154 cm 南特 藝術博物館 (Musée de Beaux-Arts des Nantes)
夏綠蒂・科黛刺殺馬拉(法L’Assassinat de Marat, Charlotte Corday / 英:Charlotte Corday)
波德里 (Paul-Jacques-Aimé Baudry)油畫
1860, 203 cm x 154 cm
南特 藝術博物館 (Musée de Beaux-Arts des Nantes)

為了紀念這段史實,保羅・波德里(Paul Baudry, 1828-1886)——同樣得過羅馬大獎的法蘭西藝術院會員——創作〈夏綠蒂・科黛刺殺馬拉〉。原來在《馬拉之死》作品上的「神聖光輝」,轉移到堅定不悔的科黛。從此,科黛的形象,成為現代女性主義的先驅之一。

本文摘自《繁星巨浪》第二章〈物換星移 從義大利、荷蘭到法蘭西〉
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28178
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《繁星巨浪》張志龍著,布克文化,九月十五日出版。

 


[1] 《希臘羅馬英豪列傳》(拉丁語:Vitae Parallelae / 英:Parallel Lives)為希臘人蒲魯塔克(Plutarch, 46-125)所著,是西方最早的傳記之一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