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風格:【復活節島 Made in Taiwan (上)】

天涯海角

復活節島很遙遠。

我從台灣出發,得先飛十一個小時到洛杉磯;然後轉機,飛八個小時到秘魯利馬;之後再往南飛三個多小時到智利聖地牙哥;復活節島不就是智利外海小島嗎?是的!但還要再往西飛五個小時才能抵達,而且,一天只有一班。此外,她聯繫世界的另一航線是大溪地,每週一班,單趟航程六個多小時。

這孤懸海外的蕞爾小島,甚至沒有海港。貨物進出靠小船接駁,大件貨物甚至要用直升機載運。以「天涯海角」來形容復活節島的遙不可及,再恰當也不過。

258376
復活節島缺乏海港設施,貨物需靠小型船隻或直昇機接駁上岸

島民從哪裡來?

島上最為世人所知的,就是小則與人同高,大則高達三層樓的摩艾石像。原住民用當地火山岩石材,以祖先的形象塑造,有敬祖並保衛族人的意涵。摩艾石像的尺寸,就像廟宇神像,體積越大,表示建造者的財富地位越高。

876361

在這與世隔絕的島嶼上,發展出特殊文明的拉帕努伊人(Rapa Nui),屬於玻里尼西亞人的一支。那麼,拉帕努伊人源自何處呢?台灣。

《擁抱絲路》書中,我對玻里尼西亞人的緣起和遷徙有詳細的描述。在這裡,我摘要其中片段。

波里尼西亞人隸屬於南島(語系)民族。約在西元前八千年左右,南島民族在台灣、大陸沿海及中南半島活動。之後漢民族興起,在逐漸往外延伸和漢化的過程中,南島民族於西元前五、六千年開始移往台灣。之後,台灣成了南島民族的主要根據地。

到了西元前三千年,因為人口飽和,資源枯竭,南島民族開始往南遷徙,從台灣出發到菲律賓,然後沿著印尼蘇拉威西島(Celebes)、經新幾內亞的俾斯麥群島(Bismarck Archipelago)、所羅門群島;於西元前一千二百年左右到了斐濟,東加和薩摩亞群島。

他們可能是因為久居一地發展,而導致人口過剩,遂恃著優勢的農漁獵技能和工器,除了在新幾內亞島掠過外緣外,幾乎都征服或同化了當地原住民,並留下紋飾風格接近的陶藝、農作、家禽以及南島語系的語言。在這大塊區域滯留了一千多年後,它們突然加快了探索和殖民的速度,於西元三百年往東深入太平洋,抵達無人居住的馬克薩斯群島(Marquesas Islands)。在接下來的七、八百年間,抵達夏威夷、復活節島和紐西蘭,完成今天所知的整個波里尼西亞三角洲的征服。也就是說,玻里尼西亞人的先民是從台灣出發的。

資料來源:張志龍著,《擁抱絲路》,頁34,布克文化
資料來源:張志龍著,《擁抱絲路》,頁34,布克文化

除了考古學的研究考證外,根據語言學家白樂斯(Robert Blust 1940-)的分類,在整個太平洋海域的南島語系有十個次語群,其中九個在台灣(如泰雅語群、排灣語群等),另一個是馬來波里尼西亞語(Malayo-Polynesian Languages) 。

雖有不少台灣人知道這一段歷史,但或許因為謙沖本性或沒有十足把握,不常有人理直氣壯地提起這個論述。在維基百科中文版,甚至也以「出台灣說」交代台灣「可能是」南島民族起源地的假說之一,這點令我感到不解。因為,國際學界的主流意見,幾乎一致認定台灣的起源地位。

Made in Taiwan!

來到復活節島,胸口悶著淡淡的疑雲。我想找到更確切的證據。但智利裔的嚮導,對此也含糊其詞,僅說拉帕努伊人來自亞洲,也有可能是台灣附近。

當我們進入飯店大廳,辦理登記住房時,精緻典雅的櫃檯擺著兩本大部頭的書;一本是旅遊風景書,另一本是有關復活節島起源的歷史書,名為When the Universe Was an Island(宇宙源起於島嶼)

妻子隨手端起來讀時,突然推到我眼前。這頁是第一章「玻里尼西亞人的起源」,開頭寫道:「島上的拉帕努伊族屬玻里尼西亞人。玻里尼西亞人是世界最偉大的航海民族,但世人所知有限,對他們留下的文化遺產更毫無認識⋯⋯」接著出現斗大的標題:「Made in Taiwan!」

我順著讀下去。「從近來基因學、語言學和考古學所得的研究結果顯示,玻里尼西亞人源自於西元前三千年、新石器時代居住在台灣的南島民族。當時島上農牧興盛,他們製作陶器、石刃、魚鉤,並用貝殼製成手環和項鍊;他們所使用的船隻,已配有一到兩個舷外浮體或槳架,以利於航行,尋找新的陸地⋯⋯

此書作者是Edmundo Edwards和Alexandra Edwards。Edmundo畢生從事玻里尼西亞地區的考古和人類學研究工作,也曾擔任復活節島的旅遊局長有六、七年之久。他雖在智利成長,但在復活節島已待數十年,也算是當地人了。

連當地的權威學者都毫不含糊地用「Made in Taiwan」,來述說復活節島原住民先民來自來台灣啊!此時,胸中的疑雲散去,頓然開闊了起來。對我來說,來到復活節島最大的收穫,是發現再明確也不過的事實:除了美麗的自然景致,原住民歷史與文化是台灣最珍貴的資產,也是這塊土地最引以為傲的特色。

寫到這裡,忍不住想再聽一次《太陽的孩子》主題曲,永不放棄。下星期二,我們繼續聊復活節島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