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風格:【秘魯紀行(三)留著台灣血液的秘魯少女 APeruvian girl with Taiwanese DNA】

1995年,考古學界有一重大發現。一具木乃伊在秘魯阿雷基帕(Arequipa)的安帕多山(Ampato)被人發現。安帕多山(海拔6380公尺)千年冰封,積雪不化,卻因全球暖化而讓這具木乃伊暴露出來,重見天日。他生前為印加帝國(十五世紀中期)出身良好的十四歲女孩,因獻祭給火山山神而製成木乃伊。由於肉身與服裝保存完好,震驚全球考古學界,被時代雜誌評為當代十大發現。因為名氣極高,人們暱稱她為冰凍少女(Ice Maiden)

二十一年後,我們一路盤旋而上,在海拔四、五千公尺的山路往安帕多山推進。儘管行前已服藥,但仍不敵高山症的頑強侵襲,發生腦部腫漲、下肢無力、關節酸痛、意識混亂明的症狀。終於,我們在傍晚抵達安帕多山附近的奇瓦伊(Chivay)休息。

2
詎料,當晚埋葬「冰凍少女」的火山再度發威,引發強震,電力中斷;我忙用枕頭捂著頭,遮擋天花板掉下來數不清的碎片。早上醒來,我慶幸地震沒有導致走山,埋了我們所住的峽谷;不過,聯外通道全斷。等了半天,我們終於收到通知,要拖著行李走過崩裂後勉強清理的通道,再接上正常路面,繼續我們的旅程。

305
安帕多山附近的奇瓦伊,因火山噴發,引發地震,道路中斷。

這和「冰凍少女」有什麼關連嗎?

數天後,我在庫斯科買了一本印刷精美、介紹秘魯國度的導覽書——Presenting Peru & Machupicchu。妻子拿去翻著翻著,連忙指給我看書上有關冰凍少女的背景說明。我讀了,大驚!這頁最後一段是這麼寫的:「根據碳鑑定與世界基因圖庫的比對,她的祖先源於台灣、韓國和巴拿馬。」文章旁有一插圖,示意幾萬年前,「冰凍少女」的祖先從台灣出發,行經中國沿海、韓國;之後繼續往北,取道尚未有白令海峽分開的亞美陸橋,經過阿拉斯加、北美、巴拿馬,最後在秘魯生根。(請見下圖)

4
攝自Lic. Saydi M. Negron Romero, 2016, Presenting Peru & Machupicchu.

「冰凍少女」的台灣祖先,出現早於台灣的南島語族,當然也就更早於中國大陸的漢人。我不會狂妄推論這原生的台灣人祖先是南島民族或漢人的祖先,畢竟人類的繁衍與遷徙並非單純的線性發展,而是千絲萬縷的延伸、重組、滅絕與融合。然而,這對於台灣人的自我定位與歸屬,是不是提供了什麼反思?

以下是我在南美期間,浮光掠影所見的秘魯人。來看看他們身上有沒有台灣人的線索?

5
包中式水餃的廚師(攝於利馬中菜館)
8
下課後,划小船到我們船上的鬻歌女孩(攝於的的喀喀湖)
表演歌舞的浮島婦女(攝於的的喀喀湖)
表演歌舞的浮島婦女(攝於的的喀喀湖)
下課後的貴族學校中校生(攝於庫斯科大教堂廣場)
下課後的貴族學校中校生(攝於庫斯科大教堂廣場)
市場中的早餐店員與顧客(攝於庫斯科附近)
市場中的早餐店員與顧客(攝於庫斯科附近)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