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自序 (上)】-藝術,讓人心靈更富裕、更自由

早就想寫這樣的一本書。

長期在企業工作,我深刻理解叔本華歸結人生「淪為一團欲望」的景況;當個人受欲望驅使投入工作,勢必得忍受商業機制與專業分工無情的理性支配,而藉由努力拚鬥以期盼獲得成就感、名聲和物質的過程,是漫長而痛苦的。弔詭的是,當階段性欲望獲得滿足的那一刻起,才得到的快樂卻迅速消退,落入寂寥無趣的狀態。於是,人生就在痛苦與無聊之間反覆擺盪。

我向來對於藝術有著濃厚的興趣,藝術之於我,便成為擺脫貧乏循環的救贖。藉由磨練感知能力,讓自己讀得懂、看得見、聽得到,在日常生活裡培養細緻品味的感受能力,體驗世界文明浩瀚的遺產與寶藏,讓心靈更富裕、更自由。

因此,我想寫一本關於藝術的書,有別於純藝術語彙或學院評論,破除藝術為冷知識的刻板印象,希望能邀請讀者一同置身於作品背後的歷史場景,以親臨現場的視野與角度,進入藝術的國度。

提筆前的準備工作早已開始,後來卻因一場絲路長征而擱置,但也因為這段經歷,為這本書所需具備的歷史情境與人性關懷,提供了重要啟示。

2011年,我和友人發起絲路長跑的極限長征,從台灣出發,以伊斯坦堡為長跑起點,一路穿越土耳其、伊朗、土庫曼、烏茲別克、哈薩克,入境中國霍爾果斯邊關,再沿著新疆、甘肅推進,歷經150天,行進一萬公里,最後抵達目的地西安。在這趟經費捉襟見肘,簽證申請困難重重,總擔心無以為繼的漫漫長途裡,團員的氣力消磨殆盡,而每當我們陷入自問所為何來的灰暗境地時,不時有意外的光穿透射入,有的帶來溫暖,有的指引方向。

攝於土耳其安那托利亞高原
擁抱絲路長征,攝於土耳其安那托利亞高原,2011年4月

這些光,散發自旅途上相遇的異鄉人身上,折射出極少出現在歷史主軸的絲路文明。在一次次與異鄉人跨越藩籬的對話中,我逐漸拼湊出波瀾壯闊的部落民族圖像,領略世代相傳的文明意涵。我們與異鄉人之間,也不時在人性共通的惆悵空隙裡,看見相互慰藉的可能;從彼此的關照中,看見生命的多重意義,它印刻在靈魂深處,不斷撫慰旅人的心,讓我們勇敢的往前邁進。這段刻骨銘心的長征體驗,以及賦予此行深義的絲路文明探索,皆收錄於《擁抱絲路》一書。

Run Taiwan
攝於伊朗,2011年5月

《擁抱絲路》出版後,在超過百場的演講和訪談中,我彷彿一再回到路上,重複永不停歇的絲路征途,縱使我樂於分享充滿人性試煉與文明情懷的壯旅,也相互激勵勇敢做夢並付諸行動,但腦海裡不斷有個聲音,催促我該儘早投入先前許諾的這本書。

在蒐集素材、著手章節綱要的過程中,我沒有忘記絲路旅程給我的啟發;親自勘查事件現場,吐納人文風土的涵養,瞭望歷史文明的景深,再回歸探索藝術發展與人性反省的脈絡,是撰寫《繁星巨浪》必須涵蓋的元素。

《繁星巨浪》探索的「現代藝術」,是指十九世紀中期,在巴黎興起一股反抗官方學院藝術的獨立創作運動。這股前仆後繼、進行約一世紀的現代藝術運動,充滿與時俱進的動能,不斷展現新的表現型態與美學價值,翻轉傳統藝術的框架與面貌。它不僅改變繪畫與雕刻的創作流向,甚至也影響建築、文學、戲劇等領域的發展。因此,我們可以說,瞭解現代藝術是通往各種藝術欣賞不可或缺的基礎 ,這是我選擇現代藝術作為打開藝術之窗的緣由。

下一篇,我將分享書寫《繁星巨浪》的內容綱要。

《繁星巨浪》已經上市
《繁星巨浪》已於九月十五日出版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