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耳其三部曲(下):第一位成為土耳其人的台灣人

人稱耿姐的耿慶芝,是第一位嫁到土耳其、並成為土耳其公民的台灣人。後來,當土耳其在台灣成立代表處(1993),耿姐就擔任大使秘書。

539583_484310694957032_1838266890_n
耿慶芝形容自己曲折的經歷,有如土耳其阿信。繞了大半個地球,最後她回到家鄉,目前服務於台灣土耳其代表處。

耿姐家族見證了大時代的變遷。1949年,國共內戰,國民黨政府節節敗退,不願意受共產黨統治的維吾爾族,多隨國民黨政府遷到台灣。耿姐的公公韓木札(Hamza)是1947年選出的第一屆國民大會新疆省代表,也是新疆哈薩克族部落的首領。19503月,哈薩克族各部落族長在天山東方的巴里坤召開族人大會,討論何去何從。據說,當時許多哈薩克人長途跋涉,「一共聚集了至少一萬五千人、一萬兩千匹馬、七千頭牛和一千多頭駱駝。」1  不料在四月中,共產黨突然發兵攻打巴里坤營地,族人死傷慘重。

萬里大逃亡

韓木札和結婚十五天的新婚妻子,當時在烏魯木齊附近的博格騰峰放牧,一聽到這個消息,就帶領族人往西南移動,他們行經羅布泊,甘肅、青海、走到西藏喜馬拉雅山區。那裡不僅天寒地凍,許多人得了高山症,身體不適而死亡。據說,不少人因出現身體腫脹的病症,長輩因而強迫喝尿以減輕病徵,後來也真有人復原。

兩年半後,他們得到西藏人的指引,經由邊境小鎮日土縣(Rudok又稱Rutog),進入喀什米爾的班公錯(Pangong Tso2。疲累的族人向守軍繳械,印度政府收留他們暫時居住在這個信奉伊斯蘭教的山區。這時,哈薩克族人僅剩一千多人。停留期間,韓木札妻子依西肯(Isken)經歷過一次難產,所懷的女嬰死去後,再度懷孕,在冰河旁的避難所生下一個男嬰,就是日後耿姐的先生——法提合(Fatih)。

554862_484310488290386_712887376_n
左圖為耿姐公公韓木札率領新疆哈薩克人萬里逃亡的圖示, 右圖為韓木札本人照片。

這宗難民流亡事件,終於引起國際注目,美國和土耳其紛紛伸出援手,表達接納移民的申請。在族人的內部討論裡,年輕人傾向到富足的美國;但年長的族人卻擔心民族傳統與特色,會因此喪失殆盡。而土耳其的生活條件雖然沒有美國高,但同為突厥語系民族,又是穆斯林兄弟的所在,相信可以生根,過得有尊嚴,延續哈薩克的生活方式。

遷居土耳其

一年半後,在土耳其政府的許可下,韓木札帶領僅剩的一千多名新疆哈薩克族人,坐火車到孟買,然後搭船抵達伊斯坦堡。最後,他們在土耳其西南部,馬尼薩省的薩利立(Salihli of Manisa)定居下來。

土耳其政府規定每個國民都要有姓氏,於是韓木札取了烏恰爾(Ucar)為家族姓氏,是「飛」的意思。依西肯雖然只生了一個兒子,但連同大娘的三個孩子,韓木札還收容其他孤兒,共負起三十一個小孩的養育責任。

與台灣結緣

擁有老國大代表身份的韓木札,想讓小孩學習國語,在1973年送法提合來台灣,進入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系。因緣際會下,法提合認識了耿姐。婚後,他們回土耳其定居,法提合知道母親念念不忘那未能存活、但已取名為阿伊夏(Ayse3的大女兒,所以,阿伊夏成了耿姐的土耳其名。回土耳其才兩個月,公公過世,他們夫妻共同撐起家族的重任。六年後,法提合有機會回到台灣,到新疆省台灣辦公室工作。後來,這個單位裁撤後,他轉入僑委會服務。不久,土耳其第二任大使,把他挖角到土耳其辦事處,擔任經濟顧問一職,成為耿姐的同事,直到今天!

B1a

2011年,我出發到伊斯坦堡前,我只見過耿姐一面,但熱血的她,把「擁抱絲路」當成是自己的活動。問她何以如此的投入,毫不保留的幫忙。身為穆斯林的她說:「來往的客人,即便是陌生人,也都是真主的客人,我們應盡最大的誠意去接待他。因為來者是客,真主必有安排,無須擔憂是否有足夠的糧食,更無須顧慮是否有空間可以讓他居住,只要賓主隨意而安,一切自然不成問題。五十幾年前,土耳其政府就是這樣接待我公公的家族。你們從土耳其出發,將跑過他們曾經遷徙的路途,一定會很辛苦⋯⋯我是用同樣的心情和態度來招待你們啊!」

備注
1&2. 哈薩克人如何逃出中國,密爾頓.J.克拉克,國家地理雜誌一九五四年十一月號
3.阿伊夏是先知穆罕默德第二任妻子的名字

註:欲閱讀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《擁抱絲路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