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美哉義大利之迴旋曲】新天堂樂園 Cinema Paradiso

美哉義大利怎麼能不納進《新天堂樂園》?因為我曉得,寫了,心底翻騰不已,久久不能自己;但還是得補上,否則有缺憾。

小名多多(Toto)的薩爾瓦多(Salvaltore),是個單親孩子,常常溜進電影院,待在放映室看了一遍又一遍的電影。因為民風保守,當地神父總在放映前檢查內容,要求刪去有違風俗的片段,因而影片常出現跳接的突兀感。辱罵之餘,電影院仍是西西里島小鎮居民的最愛。

Cinema-Paradiso-Salvatore-008
有一天,放映室著火,把戲院給燒了,多多拖著教他放映的老先生艾費多離開火場。因艾費多不幸失明,「天堂電影院」災後重建為「新天堂電影院」,多多接手放映師的工作。多多有不少成長的徬徨疑惑,艾費多總能隨口念出一段電影對白,作為剴切的建議。

成為青年的多多,認識了艾蓮娜,展開熱烈地追求。兩人深愛著對方。然而,女方父親看不起多多,不允許兩人交往。當艾蓮娜要隨家人搬走,而多多接到徵兵令的前夕,他要求見面,但落空而返。服役時,他寫給她的信都被退回。退役後,他仍牽掛心上人。

04_copy5_original

艾費多苦心規勸:可惜你現在比我還瞎,但這是我的真心話。多多,生活和電影不一樣,生活艱難多了。聽我的話,離開這裡,去羅馬吧。你如此年輕,世界是你的!我老了,我不要再聽你說話,我只想聽別人談論你。

他又說:「不准回來、不准想我們。不准回頭、不准寫信、不准想家。忘了我們!如果你回來就別來看我,我不會讓你進屋子的!明白嗎?不論你做什麼事,要去愛它,就像你愛放映室一樣。

8

此別——三十寒暑。多多成為大導演薩爾瓦多。他接到艾費多的死訊,覺得該回家了。踏進媽媽為他保留的房間,三十年沒變,塵封的回憶湧上心頭。他強作鎮定的問媽媽怎麼不再婚。媽媽說:「我沒有再愛別人。一開始是你父親,然後愛你和你妹妹,這是我的命,有什麼辦法?多多,你也一樣,我們都太依戀過去。我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,但忠於舊愛卻讓人寂寞。」 媽媽知道多多始終走不開過去,像一艘離不開燈塔又上不了岸的孤船。媽媽像艾費多一樣的勸多多:「我希望你能安定下來,專心去愛一個人。多多,你的生命不在這裡,這裡只有鬼魂,讓它去吧!」

當圍繞著多多的鬱結憂傷拖住他沈重的腳步時,他遇見了艾蓮娜——已育有兩個孩子的母親,他們在夜深的藍色海邊相見。原來,艾蓮娜當年確有履約,只是遲到。她說服父親在搬家前,讓她去跟多多說再見,實際上是想藉機私奔。她跑進放映室,多多不在;而艾費多為了多多著想,要她死了這條心。艾蓮娜不放棄,偷偷留下字條,但多多沒注意到。cinema-paradiso-05

噢,天啊!真相如此殘迫不堪,整個世界在眼前崩潰。薩爾瓦多說:「艾蓮娜,你知道我怎麼找你的嗎?妳無法想像!我寫信,打電話⋯⋯我夢見你,我找不到妳⋯⋯我在每個女人身上找你。對,我是成功了,但我的生命有個無法彌補的缺陷。」

薩爾瓦多無法接受這一切,他怨恨他最敬愛的艾費多欺騙了他。艾蓮娜說:他沒有瘋,我起先也恨他。但慢慢的,我懂他的意思,也理解你的音訊全無。薩爾瓦多,他沒有背叛你,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你。如果你和我在一起,就不會拍出任何電影,那是天大的遺憾。你的作品好美,我每一部都看過。」接著,他們擁抱,做愛,做年輕時不曾做過的事。

但終須一別。

最愛的人卻傷人最深,但又無法全然地怨憎;他與我們的糾結早已纏繞不清,也無法率性擺脫啊!那麼救贖何在?在於永恆無私的愛。

薩爾瓦多回到羅馬。嗯!羅馬。

他無視於他人對電影好評的祝賀,打開艾費多留給他的遺物,讓人轉上放映機,一人走進放映室。原來是艾費多將當年因電檢剪下的猥褻片段——一幕幕親吻擁抱的鏡頭——保留下來,剪輯成一部影片,送給多多。薩爾瓦多再也忍不住地掉下淚來。

Cinema-Paradiso-37

一起來回味《新天堂樂園》,聆聽雋永美妙的音樂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