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國間諜發現普桑的故事

在【世俗的平安總有苦惱】文中,我介紹了法國新古典藝術之父——普桑。其實,在十九世紀中,馬奈、印象派和後印象派等現代藝術興起以後,普桑就漸漸遭人遺忘。一直要到一百多年之後,才被人重新發現普桑的價值。這個人來自英國,而且是個間諜。故事起源是這樣的。

197911月,甫上任英國首相的柴契爾夫人,執政權力尚未穩固。或許為了強化其不可挑戰的領袖地位,她不顧英國安全局(一般俗稱軍情五處,MI5)的難堪,對下議院公開透露,在1930-1950年代,望重士林的安東尼・布蘭特爵士(Anthony Blunt, 1907-1983),曾為蘇聯祕密情報警察單位(KGB的前身)擔任間諜工作。這項秘聞的揭露,震撼英國各界,掀開了比偵探小說更為精彩懸疑的層層內幕。

p01jxyrp

布蘭特是英國皇室的遠親。他進入劍橋大學後,主修數學、現代語言和藝術史。布蘭特和一夥最頂尖的研究所同學加入一個祕密社團,他們滿腹理想,對新興的馬克思社會主義寄予極高的期望。而布蘭特等人出類拔萃的菁英背景,正是蘇聯亟欲滲透的對象,希望藉以進入英國上流社會,獲得高階的情報資訊。1930年代初期,蘇聯情治單位成功地吸收包括布蘭特在內的幾位劍橋校友,為共黨組織工作,從事情報蒐集與解密,甚至提供在德國活動的西方間諜名單。根據後來的調查顯示,這批遭到滲透的團員共有五位,史稱「劍橋五人組」(Cambridge Five)

The-Cambridge-Five-Arnold-Deutsch-Kim-Philby-Donald-Maclean-Guy-Burgess-and-Anthony-Blunt-Image-credit-telegraphcouk-300x187
Cambridge Five

當德國納粹開始入侵東歐時,已成為蘇聯間諜的布蘭特,趁機加入英國軍隊。隔年(1940,他請調英國國家安全局,受雇為情報人員,從此展開長達十餘年的雙面間諜生涯。令人嘖嘖稱奇的是,他並不像一般間諜給人行事低調的形象,在公共領域,布蘭特是聲名卓著的歐洲藝術史學家。他大學畢業以後,在劍橋教授法文,後來又攻讀歐洲藝術史研究所。布蘭特資質聰穎,勤於研究寫作,著作等身。他研究的主題涵蓋法國和義大利的建築、繪畫、雕刻;鑽研的藝術家和相關作品,上至巴洛克時期,下至當代的畢卡索。

雙間諜與藝術的故事

1945年,英國皇室禮聘布蘭特擔任鑑識和收購專家的工作,為全世界最大私人藝品收藏者——皇家藝術館——服務。在這份長達二十餘年的優渥職務上,他獲頒地位崇高的爵位勳章。與此同時,布蘭特也在倫敦大學擔任教授一職,主持科陶德藝術學院(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)的藝術收藏。他旗下門生遍佈各大洲,在美國、歐洲、紐西蘭等地擔任國家級博物館館長或重要策展人的職務。

AnthonyBluntQueen
圖為1959年,布蘭特為伊麗莎白女王導覽藝術品的情景。資料來源:New York Time, July 23, 2009.

早在1940年左右,布蘭特等人就懷疑其雙重間諜身分遭到掌握,因此,「劍橋五人組」中的三人,先一步脫逃到蘇聯,接受庇護。布蘭特也多次接受偵訊,但始終沒有承認;況且他與皇室的密切關係,可能也讓情治單位有所顧忌。1964年,布蘭特終於被昔日同志供出蘇聯特務的身分,英國女王隨即撤銷了他的爵士封位。後來,他全盤吐實,換得罪行的完全豁免,並得到國家安全局訊息封鎖的保證。十五年後,這個不為人知的機密,才終於被柴契爾夫人揭露出來。這段劍橋菁英諜報的故事曝光後,不但曾被BBC拍成影集,坊間也不斷出現各式改編小說。

螢幕快照 2016-07-23 下午12.10.05
BBC改編影集 Cambridge Spies

布蘭特對藝術的貢獻

布蘭特對於藝術史研究最重要的貢獻之一,是在普遍受到當代藝術史學者忽視,看似沈悶難解的普桑(Nicolas Poussin, 1594-1665)畫作中,經由他的逐一考證,重新詮釋,還其作品應有的價值。1960年,他受邀為巴黎羅浮宮擔任策展人,推出極具劃時代意義的「普桑特展」,獲得極大的迴響。由於布蘭特的「發現」,普桑得以重現光芒,恢復其新古典藝術宗師的歷史地位。

9780300019711-uk-300
布蘭特部分著作,介紹普桑的作品。

安東尼・布蘭特究竟認為自己是個藝術史家還是間諜?哪一個是真實的身分呢?我們來聽聽英國樂團史班德・芭蕾所唱的《真實》(True)

下週六,我們從普桑的作品,來了解羅馬是怎麼建立的。

欲更了解相關內容,請參閱即將出版的《繁星巨浪》從卡拉瓦喬到畢卡索・大藝術家的作品和他們的故事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