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甚麼原住民歷史值得我們驕傲?

上週《太陽的孩子》專題,引起不少迴響;而近來又有大規模東海岸開發案通過環評,更引起我們對於原住民文化與生活方保存的關切。因此,今天我來分享台灣原住民的早期遷徙史,希望更多人能了解,為什麼原住民歷史值得我們驕傲,以作為我們關心原住民文化的起點。

不少人去過夏威夷! 就算沒去過,也對草裙舞不陌生。通常,這一整段的組曲表演,融入大洋洲島嶼部落文化特色,歌頌濃郁的海洋風情,呈現世上最偉大的大洋民族——玻里尼西亞人(Polynesian)擁有的航海文化。

這個民族經常是逆風航行,進行逐島定居和移民。他們約在西元五百年往北航行、抵達終年吹著東北信風的夏威夷;大約在同時,逆著東南信風的南太平洋,往東南登陸「世界上最與世隔絕的島嶼——復活節島 (Easter Island);之後,於西元一千年左右再往西南踏上紐西蘭。今天我們所知的玻里尼西亞三角洲,就是以這三個島嶼為邊角所界定的範圍。這個南北距離七千六百公里、東西最遠九千公里、面積達三千四百萬平方公里、廣布數千上個小島的浩瀚水域,約等於俄羅斯、中國和美國陸地面積總合!

早期的學者以為玻里尼西亞人星羅棋布的散居各地,是因逐流漂移或意外的船隻擱淺所致;但依據後來出土的石器、陶製品、農產和家禽出現的年代順序以及語系的調查,證實這個民族的遷移,是憑藉著優異的航海技術。諸如藉由星象判斷方向與定位,掌握洋流的推移,觀察候鳥的飛行,以及口耳相傳、累積著一代傳著一代的智慧與技術。他們能逆風航行,除了突顯精湛的技術和體力,也可能是在登上未知探索的航程上,至少確定知道順風返航的路。

根據一項在2007年智利西南部(Arauco Pennisula)的考古遺址(El Arenal-1)上,發現了五十塊雞骨頭,透過放射探性碳定年法(Radiocarbon),判定這些是西元13211407年的遺骸,再透過DNA檢定,證實牠們與玻里尼西亞海域上的東加群島(Tonga)和薩摩亞群島(Samoa)約同代遺留下的雞隻基因排列相同。也就是說,玻里尼西亞人已至少在哥倫布抵美洲之前的一百多年前,就「發現」了新大陸!

說到這裡,跟台灣原住民有什麼關係呢?

根據國際主流考古學家和語言學家在過去四十年的研究發現,玻里尼西亞人隸屬南島語系(Austronesisan Languages)民族,而他們的祖先則源自更遠的台灣原住民!

所有使用南島語系的區域,北起台灣、南至紐西蘭、西至馬達加斯加、東至智利復活節島。根據語言學家白樂斯(Robert Blust 1940-)的分類,分佈甚廣的南島語系有十個次語群,其中九個在台灣(如泰雅語群、排灣語群等),另一個是馬來波里尼西亞語(Malayo-Polynesian Languages) 。(怎不令人驕傲?)

FullSizeRender
本圖攝自《擁抱絲路》第二章 探索(34頁)

南島(語系)民族,約在西元前八千年左右,於大陸沿海地區活動。之後在漢民族興起,逐漸往南延伸,進行漢化的過程中,南島民族自西元前五、六千年開始移往台灣,台灣成了南島民族最大也是最主要的根據地。西元前三千年左右,因為人口飽和,南島民族開始往外遷徙,從台灣出發,到菲律賓,然後沿著印尼蘇拉威西島(Celebes)、經新幾內亞的俾斯麥群島(Bismarck Archipelago)、所羅門群島;於西元前一千二百年左右到了斐濟,東加和薩摩亞群島。

他們可能是因為久居一地發展,而導致人口過剩,遂恃著優勢的農漁獵技能和工器,除了在新幾內亞島掠過外緣外,幾乎都征服或同化了當地原住民,並留下紋飾風格接近的陶藝、農作(如芋頭、山藥、香蕉等)、家禽(如雞、豬)以及南島語系的語言。在這大塊區域滯留了一千多年後,它們突然加快了探索和殖民的速度,於西元三百年往東深入太平洋,抵達無人居住的馬克薩斯群島(Marquesas Islands)。在接下來的七、八百年間,抵達夏威夷、復活節島和紐西蘭,完成今天所知的整個波里尼西亞三角洲的征服。

寫到這裡,還只是浮光掠影的揭開台灣原住民的歷史而已。想ㄧ想,台灣原住民在島上生存約已八千年,而漢人來台拓殖卻才四百多年;當我們以經濟考量欲改變自然環境,改變文化生活,改變歷史的走向時,是否應該非常虛心的三思、三思、再三思?

我們只有一個台灣,希望自然環境的破壞到我們這一代為止;開啟保育自然與文化的轉戾點,讓人與大地能夠互利共生,延續另一個八千年!

來聽張震嶽的《別哭小女孩》,期盼未來迎接我們的不是一個殘破的家園。

欲知更多南島民族與人類探索史,請參閱《擁抱絲路》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