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動的盛宴

Photo credit: Andrea La Rosa via Visual Hunt / CC BY-NC-ND

破曉時刻,帶著兩位甫出校園的年輕友人,來到內湖的集合現場。映入眼底,盡是綿延陽光街兩旁的炫亮重機。友人像是久候春天的蜂,驚見廣闊盛開的桃源境地,吱吱喳喳,四處品味打量,穿梭採蜜,搖動著顫抖的枝頭花蕊。我文風不動,靜看她們的雀躍,但不世故地歸類為揮發青春、無從控制的騷動之情。

想起自己尚未成為車主時,置身於相同的現場,我的瞳孔像戴上萬花筒鏡,試圖穿透那彩色雲霧般的心理距離,忘我地對焦羅列閃耀的重機;那好比無意間闖入巨星雲集的紅地毯旁,站在鵝絨繩索外的我,翹首注目不屬於我的世界。

此刻,我進到圈內,一個模糊的概念浮上腦海;如果,浪漫可以定義為對未知事物的想像與感受,那麼之於青春友人,有整個世界的饗宴任其探索品嘗;浪漫,是理所當然。而之於中年的我,則必需擺脫慣性的場域,勇於付諸行動,體驗多元的世界。此次花蓮行,就是一次浪漫的實踐。

ap_F23_20100417115646319

啟程

躍躍欲動的心,終於隨著車隊開拔。我們像連結數十車廂的火車般,砰砰砰、 砰砰砰地駛進北宜。 淅瀝的雨滴,濕滑的山麓,迷霧的路徑,沒有阻卻心熱的引擎。圓弧的頭盔防風鏡上,掠過青翠的北勢溪,整齊如苗圃的的包種,櫛比鱗次的針葉林,以至蘭陽平原。

稍事喘息,卻又忍不住想回到路上。接著,行經土石流過、塵沙漫天的蘇花,騎士沿著壯闊的西太平洋拍打的百呎高清水斷崖,時而貼著山壁,仰行低伏; 時而遁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,只憑前車微弱的尾燈,踉蹌前進;我們像駕馭重機的粗獷牛仔,只能無心旁騖地,驅策車群至豐美草原的瑞穗。

匯集數百騎士眷屬的壯盛軍容,浩浩蕩蕩,終抵純樸的瑞穗鄉境。我們像凱歌旋歸的隊伍,接受當地員警的引導指揮,駛入一字列開的白色帆布棚;接著,便見在地的特色小吃,琳瑯的園遊攤位和布旗飛幟的舞台,盛情迎接。

夜幕低下。台上樂音激昂;台下則或坐或臥,或隨之擺動起舞;有專程加入此行的對岸騎士,曾遍歷一望無盡的公路與大山大水,但仍不斷驚呼:這般的險彎狹路,只能亦行亦趨地尾隨緊跟。在定魂安歇的此刻,紛紛舉杯嚷嚷著:能騎上台灣路,便能騎到天涯海角任一處。

夜深。有人在樹葉間隙下灑下的月光,重拾失去的過往;有的不敵旅途勞頓,倒臥草原之上;更有懷著綺麗旅程的期待,卻不意鈎了欲理還亂的情愁,藉酒澆眠而不遂。於是,星空下,生息交替的感抒情懷和掛念糾纏。 

中途

暗夜過後, 露水成串地撫潤昨夜的喧囂,朝陽驅散陰潮的角落。我起身整理行囊,戴上墨鏡,打上情緒檔,再度上路,隊伍蜿蜒曲折上中橫。沿途但見深不見底、冰河化為湍流的立霧溪,任意切山破地造險峽。我不禁這麼想:匆匆略過磅礡山川,馳逞壓車過彎的快意, 豈是奢華饗宴的詞彙可以形容?

不斷拉開的車隊,綿延著群山的峰迴路轉,遂像是圍繞無數顆聖誕樹的閃爍小燈, 流經太魯閣、天祥、碧綠、武嶺、清境、埔里、到台中。

C1d

歸途

第三天從台中出發回台北,該只是個旅倦的歸途吧。怎料一上路,就見狂風大作,行路樹梢頻頻一百八十度地搖擺觸地!倒抽一口氣,來吧!繫緊頭盔,壓低下額,讓沒有擋風玻璃的隻身破北風;降低檔位,復拉高油門前行;暴風吹得臉曲唇顫,你只有一哩一哩地騎下去。浪漫,部分化成回憶;剩下的,昇華成體驗的勇氣,繼續往前走。你的姿態,成為存在的翦影。

同一趟旅行,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風景。有的覺得行程容易,有的辛苦。各異的伴侶與對話,也帶給來不同的心情。我以為,接連三天的盛宴,都該讓人吃不消地休息幾個禮拜吧!沒想到,下個周末,我又發動引擎上路。

原來,不論你騎坐的是什麼車,你總會回到路上。因為不管去哪裡旅行,都能得到回報。

 

一起聽U2合唱團 I Still Haven’t Found What I Am Looking For ,開始下一趟旅行,一定會找到什麼的!

2 Comment

  1. Tommy Hsu says: 回覆

    文章看完,仍意猶未盡,流暢的文筆,讓景緻氣氛一幕幕映入眼簾,彷彿我也親臨現場,一起體驗了這趟旅程。

    1. richardchang says: 回覆

      很開心你喜歡這篇文章。你在臉書分享的藝術作品也很棒喔~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