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進擊的鼓手》Whiplash:最具存在感的電影對白

佛列契是位要求極高而嚴厲殘酷的音樂老師。有一天,他看見安德魯打鼓的天份,找他進樂團。安德魯開始過著魔鬼訓練營般苦練打鼓的日子。

某晚,安德魯和叔叔用餐,提及崇拜的薩克斯風手查理帕克。
叔叔:「所以,那是你認為的成功,呃?」
安德魯:「誰都會認為這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音樂家是成功的典型!」
叔叔:「誰會覺得三十四歲就死於破產、酗酒和海洛因的人也叫成功?」(指查理帕克)
安德魯:「我寧可三十四歲死於酗酒、破產,而人們會在飯桌上提到我的名字,也不願意舒舒服服過有錢人的日子,活到九十歲,但沒人記得我是誰。」

原文如下:

Uncle: So that’s your idea of success, huh?
Andrew: I think being the greatest musician of the 20th century is anybody’s idea of success.
Uncle: Dying broke and drunk and full of heroin at the age of 34 is not exactly my idea of success.Andrew: I’d rather die drunk, broke at 34 and have people at a dinner table talk about me than live to be rich and sober at 90 and nobody remembered who I was.

在《進擊的鼓手》片中,沒有人成功。佛列契不合理的要求學生,視為攀登巔峰的試煉,但自己後來因不當管教被解聘;安德魯則滿懷打鼓的熱情,不斷練習,練到手掌流血,受老師打罵,出車禍全身是傷也要上台演出。他倆不斷交鋒衝撞,但我們為什麼為之滿腔熱血,感動不已?

因為,不顧一切的堅持理想,會蓄積驚人的力量;不斷拼鬥奮戰的過程,展現令人動容的光芒。若是這樣,成不成功,已沒那麼重要了。是不?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