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莫札特體驗

我原是古典音樂的門外漢,知道這不是個容易聊開的主題;它看不見,摸不到,它是個心靈交匯的溝通語言,也是逝去時光的記憶載具。

和許多同年代的人一樣,在電影院看《阿瑪迪斯》,是接受古典音樂洗禮的開始。當天, 帶著縈繞腦海的炫麗樂音,走出日新戲院後,踱步天橋到對面光華商場二樓的佳佳唱片行,買了原聲卡帶。然而,那次與古典音樂的接觸,僅算是萍水相逢。又過了十二年,觀賞另一部音樂電影《鋼琴師》(Shine),買了CD,配合著新來乍到的真空管音響,終於對焦古典音樂的頻率,開始持續不墜的聆賞。

在我的古典音樂CD與唱片中,最多的是貝多芬和莫札特,各有二十多張;其次是蕭邦;再者有巴哈、拉赫曼尼諾夫、布拉姆斯、帕格尼尼、韋瓦第、舒伯特、舒曼等。看自己這樣排序,也透露個人品味的偏好。

曾經有段時間,感覺至高無上的享受是,播放古典音樂時,瀏覽相關的錄音資料與各種版本的鑑賞評析;若是極為熟悉的錄音,則閱讀相關作曲家傳記和當代人文史料,好好的來一趟時空寄情之旅。

以莫札特來說,或許由於他早年常巡迴演出,培養敏銳的觀察力,懂得融合各方的偏好;而他所作的曲子又多為宮廷娛樂所做,樂曲中常加入裝飾奏,給人歡愉喜慶的感受;音符清脆圓潤,散發清新愉悅的氣質。整體而言,莫札特的曲子平衡有度,高貴而不沉重,也不會陷於無際的浪漫。 

我特別喜歡莫札特的鋼琴協奏曲。譬如第九號,那樂符的鋪陳,宛若引領聆聽者進入燈火輝煌的優雅廳堂,水晶燈映照著其下纍纍晶瑩剔透的水晶,光點斑斑,透明四射。這是他稍早的作品的典型。到第二十,二十一號作品,則漸顯恢弘的氣勢。前奏開始,好像許多顯赫的賓客陸續抵達,然後一陣清風吹來,眾人屏息;但聽見清脆的風鈴聲迸出天籟之音,這是鋼琴獨奏的登場。

數年前,我發現一張霍洛維茲的演奏曲集,裡面有他喜歡的史克里亞賓、史卡拉第、蕭邦、李斯特等人的曲子,當然還有莫札特。它收錄了我之前還未聽過的第二十三號,這是令人開心又驚艷的的創作和演奏。裡面還附了一張霍洛維茲與管弦樂團演奏此曲錄音時況的DVD。他已八十幾歲,行步緩慢;但步入錄音室,像是一代帝王;坐定之後,他露出峋嶙蒼老的雙手,彈指之間,竟能流逸出時而低吟徘徊,時而雄壯飛揚的音符;到第三樂章,在鋼琴獨奏暫息,而管弦樂團奏出激昂樂音時,他忘情地高舉雙手隨音符搖擺,展露赤子之心的羞赧笑容。身為觀眾的我,也感染了他的歡愉自得。

聽說一些年輕的的演奏家,因為顧慮莫札特樂曲「簡單」,少了炫技空間,不大願意演奏莫札特的曲目。他們是多心了,聽聽霍洛維茲的演奏就知道!

一年半多前,我從零開始練習鋼琴。

老師問我有沒有目標,我說:「多久可練到莫札特?」

她停頓了一會兒,吞了口水,覺得我不知輕重吧!回道:「至少五年,貝多芬要七年,蕭邦要十年。」

我也愣了一下,乾乾的答:「一個可以浸淫十年的興趣,也很不錯喔!」

到了兩個月前,她告訴我:「你真的很勤練,進度也快,應該一年後就可以練莫札特了!」

聽到這句話,內心不禁想呼喊:「乎乾啦!」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