擁抱絲路從謙卑出發

回想那一年關於絲路的想法,斷斷續續討論了幾個月,要下這個決心,必須過得了自己這一關:在多國籍企業累積了十五年的行銷經驗之後,目前正負責一個公開發行公司的全球行銷業務和產品管理的工作,選擇離開,對企業主對同仁是一種離棄;對自己而言,更是縱身躍入鮮有人跡的異次元叢林,越走遠,越看不見來時路。這一切,包括自己,勢必從零開始。在決定從事一個規模這麼龐大,牽涉募款、組織國際團隊、外交折衝、探險規畫、後勤運作、媒體合作的架構之前,必須有清晰深化的理念與定位,一個能夠喚起人性共同價值的初衷,如此,才能轉化熱情成為續航的能源,匯聚善意成為力量,自己也才能啟動這個夢想的巨輪,不只讓絲路長跑成為可能,更為未來的活動,立下穩定的基石。

為了特定使命而跑的探索之旅

以一百五十天(二○一一年四月二十日~九月十六日)、前後足跡完全不中斷、途經六個國家、一萬公里的絲路長跑,是個史無前例的紀錄與挑戰。一般跑完一個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馬拉松的人,在腿痠腳痛欲裂後,想休息十天半個月,是可以想像的。極限馬拉松跑者要完成這個任務,等於是每一天平均跑六十六公里,無論酷暑嚴寒、路況坡度和情緒體能,每天都要完成一個半的馬拉松,這當然是人類體能考驗的極限,更是意志力的嚴苛挑戰。但如果這只是一項締造金氏世界紀錄式的賽事,就只要做個室內模擬環境空間加上跑步機即可,不必動用龐大的國際與社會資源來從事這項活動。我們的出發動機,當然不是一個單純的超級長跑,而是個為了特定使命而跑的探索(Expedition)之旅。

我是這樣謙卑的想著,藉由探索人類文明史上,具有重大意義的道路,無論是山徑、水路、沙漠、凍土或是草原,透過登高、航行、單車或純粹的雙腳,號召大家一起去體驗這些極限旅程,在脫離日復一日的常軌裏,讓自己與身體對話,回復與大地的相處和反思,看看是否可以把我們此生至今所學的知識、思維、能力與資源,反饋到地球與人相關的深刻議題。即便不能親身實地走過,也可以透過媒體、網路、書籍來互動參與。我們希望可以因此匯聚更大的力量,讓人對地球 – 我們的母親,我們的家所面臨的凋零與偏見,能有更深刻而全面的了解。對這個身處的環境,付出更多的承諾與關懷,讓"家"能夠永續存在,這是我們探索的初衷。

D1.1檔案小

整個旅程,隨著極限長跑的腳步,我們得以見證這鮮少出現在現代歷史主軸的絲路文明;原來一個個遙遠模糊、甚至遭到世人誤解的地方,可以藉由每一個相遇的異鄉人,折射還原出如此斑斕壯闊、又發人深省的時空對話;不論是自由繽紛的土耳其、仍在苦難中因遭受抵制而受害最烈的伊朗﹙人﹚、富麗與原始並陳的土庫曼、絲路古文明處處的烏茲別克、浩瀚草原接天際的哈薩克、或是同文同種,似近還遠的中國大陸;最教人銘記於心的,是跨越藩籬的對話、毫不保留的擁抱、惆悵同泣的共鳴和扶持相挺的鼓勵,就是這些記憶,刻印在我們的靈魂深處,撫慰疲憊旅人的心,讓我們勇敢地繼續前進,不論是在絲路,或是在人生的道路上。

D1.3檔案小

 

註:更多精彩內容請見<擁抱絲路>一書。

發表迴響